南宋绍兴十六年(西元1146年),陆游之妻唐琬因婆媳不和,离开陆家,投靠其闺中好友赵心兰。临别之时,陆游策马前来送行,倾诉心中的伤痛与无奈,并承诺永不相负,希望唐琬等待转机。

一年后,在赵家痴心等待破镜重圆的唐琬,却等来了陆家为陆游另聘王氏的消息。悲愤欲绝的唐琬深知事已不可逆转,遂做出了一个“惊世骇俗” 的决定:央请赵心兰为媒,嫁与其兄宗子赵士程,并与陆游同月同日完婚。

洞房花烛之夜,唐琬百感交集,心绪恍惚。本以为“新婚”的喜庆可以抚慰被陆游的辜负所灼伤的灵魂,却因为无法忘却的往事,尤其是想及在另一个洞房中的负心人,生性敏感的唐琬几至柔肠寸断,坠入深渊,但最后,唐琬终于面对现实,面对善良的赵士挚的爱。她期待自己创造新的幸福,也期待陆游“把你从前与我心,付与他人可”。

八年后的一天,唐琬偕同赵士程沈园游春,与报国无门、婚姻亦不美满的陆游相遇了。赵士程为他们创造了一个倾谈的机会。决意不谈往事的唐琬没有料到往事并不如烟。愧恨交加的陆游在三杯黄滕酒后,写下了千古绝唱《钗头凤》。这首句句浸透爱的血泪的断肠词,只有唐琬一人能够充分解读。她惊觉诗人仍然对她一往情深,而她自己八年来努力营造的温馨与幸福,不过是“咽泪妆欢梦一场”。她的内心深处,依旧是对陆游的爱,无怨无悔。只有从今增添了对赵士程的负疚,也使她终生难安……

“无此绝等伤心事,亦无此绝等伤心诗。就百年论,谁愿为此事,就千秋论,不可无此诗”。从某种意义上看,《钗头凤》是一“双刃剑”,“我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死”。唐琬因读了此词,不久忧郁而香消玉殒。但也因此词,陆唐故事千秋传唱,唐琬亦随之留名矣。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