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8月6日零时25分,著名越剧表演艺术家、越剧王派创始人王文娟因患重病抢救无效,在上海华东医院逝世,享年95周岁。

王文娟,越剧表演艺术家,国家一级演员。1926年12月出生于浙江新昌(今嵊州)黄泽镇炕边村。王文娟是越剧“王派艺术”创始人,她师从表姐竺素娥,在艺术上刻苦钻研,戏路宽广,在不同时期创造了各种不同的舞台形象。在表演上善于描摹人物神态、传达内心感情,素有“性格演员”之称;其唱腔情真意切,运腔平缓委婉,深藏一种内在的力量。其饰演的代表作品和人物有:《追鱼》中的鲤鱼精、《则天皇帝》中的武则天、《红楼梦》中的林黛玉、《忠魂曲》中的杨开慧、《西园记》中的王玉真、《孟丽君》中的孟丽君等等。

20世纪80年代中期后,王文娟积极投入剧院体制改革,曾任上海越剧院红楼剧团团长。享受国务院“有突出贡献专家”的政府特殊津贴。2008年,当选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2017年,获第27届上海白玉兰戏剧表演艺术奖终身成就奖。2019年4月,获第七届上海文学艺术奖“终身成就奖” ;10月26日,获2019年中国文联“终身成就戏剧家”称号。2021年7月,荣获中央颁发的“在党五十年”纪念章。

1948年底,徐玉兰在明星大戏院演出时,要物色一位主要旦角合作。王文娟对徐玉兰心仪已久,她感到徐玉兰有一副金嗓子,嗓音刚柔相济,唱腔挥洒自如,表演文武兼长,是当时的走红小生。两人无论从形象、个头还是唱念风格上都十分般配。可谓珠联璧合,相得益彰。

1948年下半年,两人一拍即合,开始搭档。她们合作的第一个戏是《风萧萧》,徐玉兰扮演英武豪放、正气凛然的荆轲,王文娟扮演委婉秀丽、情深意挚的侍女。她们在舞台上刚柔相济,水融,慷慨悲歌,感人肺腑。徐玉兰曾经这样评价和王文娟的合作:“几十年来我俩情同手足,形如一人。舞台上不是你配我或者我配你,而是彼此尊重,相辅相成,相得益彰。”

1953年春天,参加中国人民志愿军停战谈判代表团部文工队,为中朝两国人民的子弟兵演出,并做交换战俘的服务工作,荣获朝鲜劳动党颁发的国旗勋章和志愿军总部授予的二等军功章。2020年10月,王文娟荣获“中国人民志愿军出国作战七十周年”纪念章。

1962年,由上海海燕电影制片厂和香港金声影业公司将《红楼梦》摄制成戏曲艺术片,由岑范导演,徐玉兰、王文娟主演。该剧于1978年重新放映,据不完全统计,仅中国内地的观众人数就达12亿人次,成就了中国戏曲史、中国电影史上的一个里程碑。

1985年3月29日,王文娟老师年近六旬,和徐玉兰老师一起自建改革性剧团——红楼剧团,任副团长。1986年8月9日,红楼剧团转为自负盈亏,王文娟老师任团长。王文娟和徐玉兰老师皆已花甲之年,1986年开始带着剧团走遍了全国多个省市、乡镇、农村,再偏远的地区都去。从1986年到1991年,将近五年时间,通过创编复排新剧,跑市场,赢得了观众的支持。越剧演出市场鼎盛时期就此确立。这份协议书就是当时的物证。

越剧《孟丽君》写元代才女孟丽君为救被权奸陷害的未婚夫——皇甫少华一家,女扮男装离家出走,后中试,官居丞相。元成帝识破丽君乔装,欲纳为妃,丽君不从,后在太后帮助下,丽君得以救忠除奸,与皇甫少华完婚。该剧源出清代陈端生弹词《再生缘》,原系小歌班剧目,以《五美再生缘》于1917年6月演于上海镜花戏园。1980年3月上海越剧院二团根据丁西林的话剧《孟丽君》改编排演,由越剧王派宗师王文娟饰演孟丽君。1996年,著名导演孙道临亲自为爱妻王文娟拍摄了10集越剧电视片《孟丽君》。两位已过花甲的老艺术家共同创作了《孟丽君》,并成为他们共同的艺术结晶。

2016年3月,上海逸夫舞台,这是越剧史上一次传奇演出——“千里共婵娟”全明星版王(文娟)派越剧专场,登台的是90岁的王文娟老师。

“千里共婵娟”出自北宋诗人苏东坡的《水调歌头》,用以表达对远方亲友的思念之情及美好祝愿。此次演出策划之初便决定以这一美好寓意为主题,邀请大家齐聚一堂,以越剧艺术的重要流派“王派”之名,共同庆贺越剧诞辰110周年。王文娟尽己所能亲历亲为——演出策划的会议室、越剧院的排练厅,还有自己家中的排练讨论,处处可见王老师灵动而忙碌的身影,她力图将自己对于越剧舞台艺术的理解和感悟倾注到本次演出中。对于众人的感慨,王文娟谦虚地说,“专场不仅是我的个人艺术总结,也是越剧传统节目整理,希望借此挖掘失传多年的剧目,丰富越剧舞台。”

2019年10月,王文娟老师获得了上海文学艺术界的最高荣誉——第七届“上海文学艺术奖”终身成就奖,采访中她说道“为弘扬越剧事业,尽心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11月,来自海内外的王派及再传们济济一堂,团聚在王文娟老师身边。聚会上,王老师亲述心声,希望下一辈越剧演员能够传承好先辈的经典,在传承中求发展,在发展中再传承。话语恳切,发人深省。

今天,心情在激动中度过。一个是拿到终身成就奖,还有学生对我的关心,所以我一直在激动中。今天看到我的学生还有下一代,我觉得越剧需要青年。青年那是我们越剧发展的广大生力军,年轻人是越剧的希望,是越剧的未来。作为老师,想到有几点想和我的学生讲讲。

一是要继续传承我们经典的作品。因为经典作品是一代一代的,我们老先生,凝聚着很多人的心血,他们无数次地听取大家的意见,不断改进,所成为一种经典的作品,是经得起群众考验的。希望大家能够传承好。平时,我和讲《梁山伯与祝英台》《盘夫索夫》《碧玉簪》,这是越剧的传统。它过去不是编剧编好的,是我们的老先辈每天演出,经常听取大家的意见,不断修改而成的。传统它过去只是一桌二椅,一张桌子两把椅子,它为什么可以流传到现代?我看到一篇文章中提到,我写了三句话。第一句话就是灵魂在于真;第二句话就是美丽在于精;第三句话就是生命在于新。所以我觉得我们传统的剧目为什么可以流传到现在?它有几个条件。一是有正能量。它写的是个“情”字,像《碧玉簪》《盘夫索夫》,情节很简单,表现了几代人的感情,后来新文艺工作专家再加上布景、灯光、服装,剧本再新改,所以这个戏传到现在,演出观众还是很喜欢的。

我希望我们的下一辈能够真正传承好过去老先生一代一代传承的经典作品,应该在传承中求发展,在发展中再传承。

回顾王文娟老师的一生,她身体力行地诠释了作为一名人民的文艺工作者,是如何把艺术人生与家国命运、时代责任紧密相连的。“台上演戏要复杂些,台下做人要简单点。”这是越剧名家王文娟老师的人生信条。一如这个信念,舞台上光芒四射的王文娟老师,台下非常简朴、谦和且真诚。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