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从美国传出一个令越剧界感到悲伤的消息,著名陆派小生创始人陆锦花女士去世的消息,听闻这个消息国内的粉丝久久不能释怀。

她曾经一手创办的现代化越剧,在上个世纪40年代穿着西装,演绎现代版越剧故事,给越剧开创了新门路。

而让人遗憾的是,陆锦花女士1982年退休之后,在1983年随丈夫和女儿远赴美国,相比于其他门派,门下门徒甚少。

陆锦花在越剧界一直都是一个神秘的存在,但你要是听过她的现实生活故事,你就一定觉得她非常令人感到亲切。

陆锦花原名柯纹祺,祖籍福建,她出生于1927年的上海,她出生时家庭富裕,父母都是知识分子,将柯纹祺教养得玉雪可爱。

战火一路从北烧到南方,上海的大企业家们,忍受着报纸上日复一日的人心惶惶,不知哪一天日本人就打到家门口,慌忙着将家当收拾好,跑到香港澳门。

这可就苦恼了上海工作的市民,原本拥有一个好工作的陆父失业了,身后是妻子和女儿还得找工作,屋漏偏逢连夜雨。

工作更是没着落了,只能打点小零工,养家糊口的重任就接替到了母亲手上,那个年代女人能做什么?陆母缝衣服,做老妈子。

她顶着油灯熬费了一双眼睛,给丈夫和女儿挣回了药钱和学费,即使家庭困苦父母也没放弃柯纹祺的学业。

可惜夫妻俩的努力比不上女儿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高昂的学费,学校捞偏财,大立名目,纸笔交友费,学杂费,反正乱七八糟都要交钱。

那个年代的女孩子总是早熟,她心疼母亲,刚巧他们家的亲戚在上海大越剧团外,开茶水铺子,卖茶糕点心茶水。

见到这个亲戚的时候,柯纹祺脑子灵光,主动请缨麻烦亲戚多加照顾,这个叔叔也是个和善人,只要手脚麻利,工钱也照付。

柯纹祺坐在凳子上听了几年的越剧,年纪小又灵光喜欢越剧,听着听着她就把台词给硬生生背下来了,时不时还能合着腔唱几句。

看戏的人南来北往,她手脚麻利一点差错都没有,跟她一起卖茶水的小姑娘,看她唱的那么好让她干脆走进大剧场去跟人学习。

这样的天赋小姑娘羡慕的不得了,那些唱戏的姑娘出门时身上穿的样样不差,一看就知道工钱没少拿,哪像他们这样的劳碌命啊。

柯纹祺知道自己要是去唱戏了,那在病床上的父亲知道了,当场咳血就能去了,在她看来不觉得有什么。

柯纹祺改变主意是13岁那一年,上海的物价一天一个样,得的薪水马上就不够花了,生活的重任就担在肩头。

亲戚家的茶水铺子也岌岌可危,去学越剧还能吃一口饱饭,她最终做出了决定隐瞒父亲,进入了上海最著名的越剧学徒班“四季班”。

老师让她报上名来的时候,她的内心梗了一下,没敢把自己的真实大名报上去,想了想决定改名为陆锦花。

这个名字有由来,陆锦花的母亲叫做陆菊花,在戏曲舞台上她改姓为陆表示母亲对她的支持,父亲也不愿意她的姓出现在这个舞台上。

进了班里头,陆锦花就遇到一个问题她的长相扮上相,竟然俊朗非凡,一看是标准的小生相啊,带他们的老师直接将她交去了张福奎手下。

张福奎也没教过小生,他也不知道从哪里教起,说起他来也有一段传奇经历,原本是做道士半路起家去学了越剧,说来说去也是混一口饭吃。

当了20多年的道士纵有一方慈悲的情怀,对于这个贫苦的小女孩也很同情,并没有对这个被甩过来的“包袱”不好。

下戏之后张福奎舍弃了自己的休假,常常带她去越剧馆里看戏,一边听还一边写 这是来偷学来了,师徒两人就这样慢慢摸索出了一些小生套路。

陆锦花的内心从原来的坎坷变成庆幸,觉来的那个老师手底下好几个学生已经离开,而她幸运的到了现在这个老师手底下。

学了三个月的戏,陆锦花身上又发生一些悲伤的事情,原本郁郁寡欢的父亲,终于没有再撑过那年的冬天离母女俩儿去。

她在台上唱了几回戏,被上海有名的男小声朱维荣王永春看中,来找她放下过去的师傅跟着他们吃香的喝辣的。

而且他们是专业的小生,绝对能带她成就一番事业,也不用现在偷偷摸摸的学,虽有天赋但也在门口游离。

陆锦花婉拒了他们两人的好意,跟着这个师傅走了这几年,她也把老人家的好看在的眼中,最穷的时候带她走南闯北去偷学。

那时候师徒两人最常去的地方就是金门大戏院,无论是哪个地方的戏剧团啊,来了在上海都得去这个地方。

听着这些南腔北调,陆锦花摸索出了《仁义缘》《珍珠塔》的新唱腔,一曲歌喉洋洋洒洒,整个大堂都能听得到,慢慢打出了一些名气。

1942年,有一位大师慧眼识珠相中了她,邀请她来唱三肩小生,她应了袁雪芬的邀请,加入了袁派。

袁雪芬也是穷苦孩子出生,早年学习时也被老师藏着掖着,不准她偷学,明白这些穷苦的孩子如何过的这些生活。

看不得这样一块璞玉就这样被搓磨,给陆锦花专门找了一些小生来教她唱戏,让她安安心心待在剧院里唱戏。

跟了雪姐5年多的剧团,这些年也被袁雪芬的情感动容,摸到了越剧的美,真真实实喜欢上了这门艺术。

陆锦花也有自己的梦想,那就是开辟自己的剧团,说干就干,在1947年年她成立了少壮剧团,拉拢了当时刚有名气的王文娟作为自己的搭档。

最开始也遭受了一番挫折,就那些老旧的曲目观众变得越来越少,陆锦花脑子灵活,她另辟蹊径搞了一些新派的越剧。

她们在台上演的爱情故事生动优美,剧情写的好,唱腔也够精彩,陆锦花剧团公认写的最好的《礼拜天》场场大卖,也给越剧史上留下了一个身着西装,西装笔挺的公子形象。

这段历史也是陆锦花缺失最多的时间,她后来的采访实在是太稀少,80年代出国后知道她的故事的人也更少了。

加入了华东戏曲研究院后,她再次跟自己的恩师袁雪芬碰头,前前后后好几位越剧大师得到了很多帮助,在这里头他们不再为观众往哪里走而烦恼。

大大方方的将自己的技巧教出来教授给学生,后来陆锦花跟随团队一起走访朝鲜,日本,韩国,香港等地,演出了近百场。

最著名的莫过于2002年她回国时写下了《海外游子,陆锦花》书里面写了多少对故乡的不舍,但又无法舍弃丈夫和女儿。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