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偶像团体,非流量明星,非流行曲风,谁都未曾料到,曾经的网络红人、如今年过五旬的内地歌手刀郎,凭一首自己作词作曲演唱的《罗刹海市》横扫内地各大音乐榜单第一位,时隔近二十年重新成为“顶流”。这首以《聊斋志异》中“罗刹海市”故事为灵感、以东北二人转为曲风的歌曲,不到一周时间内,仅抖音词条播放量便超过15亿,也使《聊斋》再度受到关注。脱胎于《聊斋》而又区别于原著,受古典文学影响而富有民间色彩,同时不乏对社会现实的思考,网民纷纷表示“太有文化了”、“希望再多一些这样有文化底蕴、文学背景的歌曲!”

本名罗林的刀郎,2004年初曾以一首《2002年的第一场雪》红遍大江南北、街头巷尾,其后他推出不少富有新疆及西域风格的翻唱专辑,但2012年之后逐渐消失在公众视野。

“打西边来了一个小伙儿他叫马骥/美丰姿/少倜傥/华夏的子弟”歌曲《罗刹海市》取材于清代蒲松龄《聊斋志异》中的同名故事。原著讲述一个叫马骥的年轻人去海外经商,遭遇飓风后漂流到一个域外国度─罗刹国,这里美丑、善恶、是非都与现实世界相反。

《罗刹海市》源于《聊斋志异》,但不同于《聊斋志异》。歌曲里,马骥并非主角,笔墨重在描绘罗刹国中的“马户”(即简体字“驴”)与“又鸟”(即简体字“鸡”)这两个寓言形象─“马户”不知道他是一头驴,“又鸟”不知道他是一只鸡,驴和鸡完全乱套,罗刹国黑白颠倒。讲完饱含讽刺性的故事,在结尾,刀郎引出哲学家维特根斯坦,将歌曲的意义上升至人类根本问题的角度,给听歌者以无限继续想像和思考的空间。

在歌曲《罗刹海市》上线前,很多内地网友并不知道这个《聊斋》故事的存在。《罗刹海市》的走红也让《聊斋志异》再度受到关注。“岂有画堂登猪狗,哪来鞋拔作如意听到这段歌词感觉很奇妙!”有网友表示,刀郎这首歌曲委婉和癫狂融合,含蓄和热烈并行。其歌词以古典文学作品为灵感,曲风则源于东北民间艺术“二人转”,既有酣畅淋漓接地气的比喻,也有华丽富有细节的修辞。“希望再多一些这样有文化底蕴、文学背景的歌曲,而不是那些烂大街的毫无意义的歌词!”

《罗刹海市》被收录在刀郎今年7月推出的最新概念专辑《山歌寥哉》中,据介绍,其结合了聊斋文本与民间曲牌,11首新歌中除了《罗刹海市》,《珠儿》、《画壁》、《画皮》等歌曲都来源于蒲松龄的同名小说。

对于《罗刹海市》,著名媒体人、歌词创作人邓康延认为,在现今网络时代,以流行音乐的方式进行文化传播,是以上亿次的流量来进行,影响力之大难以估量:“这首歌对于传统文化的传播无疑有着一种扩大效应。有这样鲜活的案例后,歌曲创作者以后很有可能会继续从《聊斋志异》,甚至《红楼梦》、《水浒传》等一些古典名著中找到有趣的故事来进行创作,让更多人了解到传统文化、古典著作中深藏的故事与奥秘。”

2004年起,刀郎在乐坛的迅速走红一路伴随着争议不断,过程中却也收到不少前辈的力挺,“校长”谭咏麟便是其中之一。

据了解,《情人》、《2002年的第一场雪》等歌曲红遍大江南北后,许多港台歌手纷纷向刀郎伸出橄榄枝,邀请他为自己写歌,当中就包括谭咏麟。当时,谭咏麟在北京街头听到刀郎的歌非常喜欢,并通过朋友联系到刀郎,还专门飞到新疆请他写歌。后来,刀郎不仅帮谭咏麟写下了《披着羊皮的狼》这首脍炙人口的歌曲,还将成名曲《2002年的第一场雪》的改编权给了谭咏麟,后来谭咏麟将其改编为粤语歌《讲不出的告别》。

据内地媒体报道,2010年,谭咏麟举办“谭咏麟2010再度感动香港演唱会”,邀请刀郎担任嘉宾,两人合唱了歌曲《2002年的第一场雪》。2012年,刀郎在香港红磡体育馆举办演唱会时,作为好友的谭咏麟也现身为他撑场,并演唱歌曲《爱在深秋》,作为友谊的见证。

除了《罗刹海市》其背后的文学背景,“重出江湖”的歌手刀郎本人,也成为网络讨论的一大热点。从一夜走红到逐渐沉寂,有人将《罗刹海市》与十几年前刀郎遭“”的传闻联系起来:2010年,有内地知名歌手指刀郎的音乐“不具备审美观点”,人气“虚假繁荣”,并反对他入围“最具影响力十大歌手”评选。以此为背景,网络上甚至有人逐字逐句解读《罗刹海市》每一句歌词,对应背后的“复仇”意义。

面对争议,近日刀郎经纪人方已经明确表明关于《罗刹海市》不会有任何公开回应,而从歌词来看,歌曲虽然有隐喻现实的意义,但完全没有涉及人身攻击的内容。

与网友的“解读”相对的是,大部分业内人士认为所谓的“写歌报仇论”是一种狭隘的认知。内地乐评人“爱地人”表示:“一个曾经站在华语乐坛流量最巅峰都不愿意随波逐流的音乐人,要在二十年后来写歌报复,这显然有悖于常理。”乐评人“丁太升”也分析认为,《罗刹海市》“更多的是刀郎对娱乐行业的抨击,没有过多的指向性”。

“冲突与纠葛在光怪陆离中将人的心灵世界撕开一个小口,于虚拟的异托邦中完成内心的自我重构。”就如专辑介绍中这句话,对于《罗刹海市》,更应该注重于其哲学意义以及中国音乐的特色和神韵。

rrrealbk_:这张结合了《聊斋》文化的专辑非常优秀,如果只被局限于猜测刀郎是不是在暗讽什么人,那就太可惜了。

纤若尘:抓紧时间把这篇《罗刹海市》又看了一遍,明明小时候是完完整整看过一遍《聊斋志异》的,但若不是刀郎新歌,真想不起有这么一篇故事!

黑色的眼睛_LOVE:从音乐来说,刀郎的这首歌确实很棒,他进行各种尝试,拍子变化很大,掺杂了民族的特色曲调,实在是太出色了。

《罗刹海市》全网火爆,越剧、秦腔、京剧、豫剧、河北梆子、二人转等各个富有地域特色的版本争相出炉。其中,专业名家演绎的版本让人惊叹,如电影《满江红》配乐主唱张晓英录制了河南豫剧版,江苏省淮剧团表演艺术家陈澄为《罗刹海市》和《花妖》两首歌录制了淮剧方言版。“一方水土一方唱,百家争鸣百家欢,说明了歌手歌词的网红程度、民间众生的呼应力度,以及传统文化之魅惑。”知名文化人邓康延表示。

在歌词文本之外,刀郎新专辑《山歌寥哉》的11首歌分别对应11种民间歌调,包括河南道情、东北靠山调、栽秧号子、广西山歌等,借鉴中国的传统音乐、地方小调。而网络上不同曲风的演绎,则让网友在对歌词的欣赏之上,增添了中国传统戏曲艺术的了解:“从未见过一首歌能如此迅雷不及掩耳地横扫乐坛,涉及各种版本。”有网民表示。

此外,网友们也各显神通,制作了AI合成的明星版,一人演绎的华语群星版,还有笛子、二胡、古筝、结他、口琴、琵琶、扬琴、唢呐八种乐器演奏的合集《罗刹海市》等等。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