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纵横,妖月西升。宇宙星辰,只手转轮。”东厂督公曹少钦的唱腔一出,全场发出一阵惊呼。看过武侠电影《新龙门客栈》的观众,都对这个武功高强的终极大反派印象深刻。没想到如今这个霸气的角色,出现在了越剧的舞台上。

今年3月,蝴蝶剧场推出的环境式越剧《新龙门客栈》正式开演,迎来了源源不断的年轻人。在豆瓣、小红书等社交平台,《新龙门客栈》成了杭州的热门剧目,大麦评分高达9.8。

“整个8月在售的场次已经全部售罄,非传统越剧观众占到70%,基本上都是年轻人,在以往是不可想象的。”蝴蝶剧场相关负责人透露。

看戏,这个听起来有点老派的活动,如今成了一种年轻人的生活方式。这两年,杭州的演艺市场越来越热闹,沉浸式剧场、可变剧场等新型演出空间里坐满了第一次看戏的年轻人。

在《新龙门客栈》“横空出世”之前,杭州前两年最火的是大盒剧团打造的沉浸式戏剧《极夜》,讲述的是一个发生在时期的悬疑故事。

全场没有观众席位,观众全程跟着主演穿梭在各个场景里。票价按照观众的参演程度,分为299元普通观众票和399元深度体验票,前者会分到一个群演小角色,后者有服装和台词剧本,相当于一个独立配角,还能推动剧情的不同走向。

“在沉浸式戏剧里,你既是观众,也是戏中人。”喜欢玩剧本杀的小欧给自己买了个舞女的身份,但她没按照剧本给的人设走,让和她演对手戏的主演“三爷”即兴飙戏,“让我很佩服的是三爷没被我扰乱,很自然地接住我的台词,最后开了一个新结局,全场没人觉得违和。”

去年,被誉为“越剧第一女小生”的茅威涛联合上海“一台好戏”团队,决定把武侠电影《新龙门客栈》改编为越剧,编剧是个95后。在她笔下,越剧不再是才子佳人自报家门唱个十几分钟。一个风情万种的走路姿势,就把老板娘金镶玉的人物立起来了。

环境戏剧是“现场发生”的,所有故事都在一家“黑店”里发生。他们拆掉了传统的镜框式舞台,把蝴蝶剧场四楼的小剧场改造成了古色古香的客栈,观众和演员都是客官。

怎么让观众更有“沉浸感”?剧里加了一段即兴互动,千户将军拿着周淮安的“通缉令”画像,在客栈荡一圈“对人头”,一楼观众随时都会被点到起立,和演员即兴对上几句。有一场,千户点到坐在靠边位的观众,叫他到场外去送军情,谢幕时大家才发现这个高个子男人是知名模特胡兵。

大盒剧团对沉浸式戏剧的探索始于2018年,就在这一年,杭州文艺青年熟悉的“西戏”离开了运营3年的西溪天堂艺术中心。

2018年12月6日,一篇名为《朋友们,西戏离开了》的文章在文艺圈刷屏,上百条留言挤满评论区,置顶的是导演孟京辉的留言:加油,后会有期。

2020年,“重生”的西戏落地在了滨江——杭州常住人口年龄结构分布图上年轻人占比最高的区域。在潮人频频出没的时尚打卡地星澜里,全新升级的西戏·XiXi Live将传统模式的小剧场改成一个1400多平米的“白匣子”空间,集展览、演出、电影、集市等所有年轻人喜爱的功能为一体。

“当时我们还是滨江第一家剧场,现在杭州的小剧场越来越多了。”西戏品牌负责人卉卉透露,来到这里后有个明显的变化,进场的观众越来越年轻,比过去客群年龄降低了10岁。

半个月前,西戏在这里举办了横跨两个周末的“可以!戏剧节”,12小时不间断上演演出和活动,来自杭州、上海、北京、南京等城市的青年艺术家共带来17场演出、12场工作坊和4场主创对谈。

在戏剧节的观后留言区,卉卉发现了一个刚参加完高考的17岁男孩,他连续两个周末都在现场“特种兵式”看戏,“没有任何戏剧教育背景的年轻人愿意走进剧场,说明看戏其实是没有门槛的。”

眼下,几乎所有的剧场运营团队都在打造体验感更强的小剧场,吸引更多年轻人走进来。去年,开心麻花在乐堤港开出了沉浸剧场“疯狂理发店”。今年,大盒剧团把剧场搬到了小河公园的3号仓库,杭州大剧院可变剧场也推出了首部沉浸式国风舞台剧《玉人歌》。

“只要你嗑贾廷和周淮安,我们就是朋友!”刷到这样的剧评,茅威涛起初感到匪夷所思,这两个人一正一邪,怎么让观众看出感情线了?团队里的年轻人解释了半天,嗑CP也是年轻观众入戏的一种表现。戏里的情节和人设足够动人,才能延伸出戏外的一个个社交话题。

比起单纯的剧情讨论,戏剧营造出的狂欢氛围才更具有爆火出圈的话题度。这两年,乌镇戏剧节、阿那亚戏剧节一票难求,打卡戏剧节成了一种潮流风尚。上个月,阿那亚戏剧节在各大社交平台刷屏,堪称文艺青年的一场集体行为艺术。数据显示,为期11天的戏剧节共接待近4万名观众、30万名游客。

张菁是资深的戏剧爱好者,在大学时期她就是戏剧社的成员,工作后一有假期就跑到各个城市看戏。“在小剧场,经常会在演出后安排主创对谈。有时这比看戏本身更有意思,很多人愿意分享自己被触动到的感受,也有人直接和导演现场辩论。”

上半年,张菁在杭州的剧场看了几部满意的实验戏剧,其中一部是讲述青春与爱情的喜剧《夜未央》,“这部戏在全国各地巡演,我在其他地方看过,但在杭州和发小一起看的感觉又是全新的。这就是小剧场戏的魅力,演员和观众甚至身边人之间都会产生奇妙的多巴胺反应。”

在张菁看来,北京和上海的戏剧氛围最浓,也是很多热门IP进驻的首选城市。但对于青年创作者来说,杭州的小剧场氛围是相当友好的。“戏剧的生根发芽取决于城市自身的文化土壤。杭州有互联网基因和源源不断的年轻人,很多尖锐的、现代性的话题在这里是能引起共振的。”

“我们这些年发现,越来越多的年轻观众愿意走进剧场,尝试新的演出形式,让更加多元的戏剧有了生长的空间。”卉卉认为这也让西戏有了“打造青年戏剧厂牌”的信心。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