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休时分,诸暨荣怀学校内静悄悄的,唯有舞蹈教室里,11名学生还在分秒必争地旋转跳跃。他们正在编排一出融合戏曲元素的舞蹈节目——《天女散花》。

在队形的中间位置,一名清秀的青衣男孩格外醒目。只见他自如地舞动着彩色绸缎,柔软而灵动,身后,10名身着粉衣的女孩默默为他充当着“绿叶”。

荣怀中学音乐教研组长游依娟老师告诉记者,这名14岁的“C位”男孩,正是刚刚在第四届浙江省少儿戏曲小金桂荟萃终审中斩获银奖的诸暨“越剧小王子”陈淇昂。

5月17日下午,记者在休息室见到了陈淇昂,这个脱下戏服的14岁男孩英气而阳光。陈淇昂礼貌地介绍,自己平时以唱小生为主,刚刚在排练的小旦形象是他即将在舞台上的一次新尝试。《打金枝》《唐伯虎点秋香》《许仙》《陆文龙》……陈淇昂如数家珍地罗列着自己会唱的越剧选段,“会唱的应该已经有80段左右了。”

说起从何时起学唱越剧,陈淇昂开朗地笑着说:“我从胎教就开始学越剧啦!”陈淇昂的母亲陈均英是一家民营剧团的越剧演员,常年跟着剧团四处演出,怀孕时也不例外,每天以美妙的越剧为伴。所以打从出生,陈淇昂就对越剧有着深深的好奇,似乎遗传了妈妈的越剧天赋。

“只是妈妈经常在外面演出,有时一年也难得回家几次。”陈淇昂从小就生活在马剑镇石门村的外公外婆家,一有空就打开电视、电脑看越剧视频,跟着视频学唱、做动作,才五六岁就会正儿八经地演唱《我家有个小九妹》《秦香莲》《唐伯虎点秋香》等著名选段。

陈淇昂7岁那年,陈均英的朋友要在诸暨寻找爱唱越剧的小演员,得知陈淇昂唱得有模有样,随即将他引荐到了中央电视台戏曲频道的“快乐戏园”演唱会。“我只记得那时是在诸暨剧院拍摄的,我懵懵懂懂的,现在看起来唱得很逗。”翻出当年的视频,陈淇昂调皮地乐了。

在业余时间的利用上,陈淇昂与同龄孩子的选择也不甚相同。每天放学,他做完作业后都会抽出一两个小时主动跟着视频练习越剧演唱,一帧一帧地抠动作、练唱腔。假期中,他则会主动跟着当地的业余演出团队下乡,登上农村文化礼堂的舞台。

可是正因如此,许多同龄人对陈淇昂的爱好不太理解,他们认为,一个男孩子学唱戏“很怪异”。“去年一个晨间,有同学听到我们在谈论戏曲,就走过来嘲笑,说唱戏就是讨饭的。起初我也会生气得控制不住情绪,后来我想通了,就对那些不理解的人说,你们不懂,这是传统文化,这是我的梦想。”陈淇昂说的话成熟而坚定,让人很难想象这只是个初中一年级的孩子。

去年5月,陈淇昂报名参加了“擂响浣东·全国越剧戏迷擂台赛”第2季月赛。比赛总策划阮焕钧看到孩子递交上来的选段视频时就被惊艳,尚未见面就已对这孩子期待不已。

比赛当天,陈淇昂演唱了偶像的曲目——越剧名家吴凤花的代表作《陆文龙·归宋》,他人还未出场,在幕后亮声的一句“杀气腾腾军令下”,就赢得了台下观众阵阵喝彩,也让当时在场的评委组长、诸暨市戏曲界资深编导舒恒兴大为惊叹。阮焕钧和舒恒兴大赞陈淇昂:“是诸暨难得的越剧小明星”“天生就是一个唱戏的娃娃”。

去年9月,陈淇昂升入马剑镇中就读。因为住校的原因,他不能再像以前在家里那样自由练唱越剧了。“我只能趁着教室里吵的时候偷偷唱几句,或者在值日打扫卫生时、寝室还没同学到来时悄悄练习几句。”陈淇昂说,住校的日子里,他一逮着机会就唱几句,不唱很不自在。但整整两个月,陈淇昂都没有系统地学习或演唱一个选段,这让他有些难过。

所幸,他的伯乐阮焕钧和舒恒兴看出了孩子的愁绪。“我们觉得,这样的越剧人才实在太难得,如果荒废了太可惜。”经过多方奔波,舒恒兴和阮焕钧最终联系上了荣怀中学,将陈淇昂作为艺术特长生录取。

学习环境的改变,让陈淇昂有了更多发展空间。中午和晚上,当别人都在休息的时候,他就独自跑到舞蹈室练功,每天长达3个小时,以求驾驭各种唱腔及高难度动作技巧。在荣怀学校,陈淇昂频频登台献艺,成为许多同学心中的明星,这让他更坚定了学习越剧的信心。

今年3月,浙江艺术学校来诸暨招生,阮焕钧想带着陈淇昂去试试。但到现场发现,此次面试只招女生,陈淇昂没有报名资质。当时,两位面试老师出于好奇眼前这个男孩的越剧功底,就让陈淇昂现场表演了一段水袖。看了陈淇昂3分钟的表演后,老师啧啧称赞:“这套水袖功他靠自学,仅5个月时间就有这模样了,了不起,专业的学生有的起码要练3年才有这点模样!”

4月20日,在杭州举行的第四届浙江少儿戏曲小金桂复审中,陈淇昂又带着尹派名段、越剧《白蛇传》中的选段《断桥》参赛,他将“小许仙”这一角色演绎得淋漓尽致,取得了9.768分的好成绩,由此获得决赛资格,并在5月12日的总决赛中斩获银奖。

“别的学校我不是很清楚,但我从事艺术教育的18年间,只遇到过两个真正喜爱越剧并把它当作职业理想的孩子。”谈起中小学生对越剧等传统文艺的接受情况,游依娟略感遗憾。

在诸暨,中小学生越剧教育尚没有科班学习之说。阮焕钧介绍,据他所知,诸暨市仅浣纱小学等零星几个学校与浙江小百花艺术团有结对班,其余学校多以越剧进校园、越剧社团等形式普及越剧教育,专业性、系统性程度欠缺,“真正喜欢越剧且有天分的孩子不多,一旦被一些比赛发掘,就很快被浙江艺术学校等专业学校或剧团招去,在本土学习的很难统计。”

陈淇昂则在多年的演出、比赛经历中感受到,嵊州、柯桥等地越剧传习的氛围更为浓厚。“整个绍兴地区像我这样喜欢越剧的学生不少,女生居多,男生比较少。而且嵊州等地,还有专业的越剧艺术学校可以学戏,学校对越剧教育也挺重视的。”

记者了解到,特别是越剧之乡嵊州,对中小学生越剧教育有一套体系式探索,值得借鉴。近年来,嵊州市坚持“越剧教育从娃娃抓起”,把越剧教育纳入到学校艺术教育体系中,形成了一条从幼儿园到中学的越剧特色教育新路,少儿越剧教育在城南小学、剡山小学、鹿山小学等校多点开花。从2015年起,嵊州还实施越剧考核(级)中考加分政策,将越剧演唱列入中考加分项目。截至目前,嵊州已培养出51朵少儿戏曲“小梅花”,这在全国县级市中位列第一。

“传承和发展越剧,是绍兴人应有的文化担当,也应该是绍兴人骨子里应有的文化自信。”绍兴市教育局有关负责人说。

00000我是稿件标题我是稿件标题我是稿件标题我是稿件标题我是稿件标题我是稿件标题我是稿件标题我是稿件标题我是稿件标题我是稿件标题我是稿件标题我是稿件标题我是稿件标题我是稿件标题我是稿件标题我是稿件标题我是稿件标题我是稿件标题我是稿件标题我是稿件标题我是稿件标题我是稿件标题我是稿件标题我是稿件标题我是稿件标题我是稿件标题我是稿件标题我是稿件标题我是稿件标题我是稿件标题我是稿件标题我是稿件标题我是稿件标题我是稿件标题我是稿件标题我是稿件标题

本网站所有标注越牛新闻原创的公开信息版权均属于绍兴市新闻传媒中心(传媒集团)所有,任何单位或个人使用或转载本网站内容前需征得绍兴市新闻传媒中心(传媒集团)同意。转载授权

00000我是稿件标题我是稿件标题我是稿件标题我是稿件标题我是稿件标题我是稿件标题我是稿件标题我是稿件标题我是稿件标题我是稿件标题我是稿件标题我是稿件标题我是稿件标题我是稿件标题我是稿件标题我是稿件标题我是稿件标题我是稿件标题我是稿件标题我是稿件标题我是稿件标题我是稿件标题我是稿件标题我是稿件标题我是稿件标题我是稿件标题我是稿件标题我是稿件标题我是稿件标题我是稿件标题我是稿件标题我是稿件标题我是稿件标题我是稿件标题我是稿件标题我是稿件标题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