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雪雯是著名的越剧演员,早年跟随恩师范瑞娟学唱范派小生。从艺以来,她先后演唱过《梁山伯与祝英台》《汉宫怨》《小姑贤》《庵堂认母》等众多优秀越剧剧目。

不仅如此,方雪雯还在越剧电影《五女拜寿》《红丝错》有着精彩表现,并荣获文化部“文华奖”、 全国越剧青年演员电视大奖赛中获优秀演员奖等多项大奖。

方雪雯唱腔清亮,表演细腻,眼神运用极好,与茅威涛、董柯娣、何赛飞、何英并称“越剧五朵金花”。

方雪雯有过一次失败婚姻,前夫曾是浙江省艺校的舞台灯光师。在事业最高峰时,她为何远离越剧舞台?2016年,方雪雯为何要欺骗92岁的恩师范瑞娟?

1984年9月1日,长春电影制片厂为建国35周年打造的献礼片——越剧电影《五女拜寿》在全国公映,引发观影狂潮。

在《五女拜寿》中,方雪雯饰演三姑爷“邹应龙”,何英饰演三女儿“杨三春”,何赛飞饰演丫鬟“翠云”,董柯娣饰演员外郎“杨继康”,演出阵容空前强大。

尤其是方雪雯,她通过优美唱腔,出众做功,将出身贫寒,胸怀大志,有抱负、有骨气、有作为的“邹应龙”塑造得栩栩如生。

《五女拜寿》先后荣获第五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戏曲片奖、中国广播电影电视部优秀影片奖等多项殊荣。

1966年2月25日,方雪雯出生于浙江省临海县一个普通家庭。父母因为工作忙,方雪雯是跟随外公外婆长大的,直到上小学才回到父母身边。

小时候的方雪雯聪明漂亮,成绩在班上名列前茅。另外她还是学校的夺奖利器,方雪雯有文艺特长,只要区县组织文艺比赛,她总能为学校摘金夺银。

1978年,12岁的方雪雯即将小学毕业。一天她得知浙江台州越剧团来学校招生,当时她根本不知道什么叫越剧,老师说,只要唱歌好就可以参加考试。

台州越剧团只招收8名学员,报名考试的竟然有4000多人。方雪雯一路过关斩将,经过3试,终于成为被录取的8名幸运儿之一。

然而方雪雯与另外7名学员不一样,别人都是正式学员,唯有她属于“试用学员”,原因是老师认为她发声的区域有一定缺陷。

在台州市越剧团学员班,她成了对自己最狠的孩子。每天天不亮,方雪雯第一个起床,顶着星星去练早功。

形体课上老师让练拿大顶,别的孩子5分钟就可以了,方雪雯则坚持练8分钟。别的同学练习打虎跳(手、脚先后着地,向前跳跃或侧向翻身)一次练习5个,方雪雯自觉练8个。

越剧起源于浙江嵊县,道白、唱腔都以嵊县方言为基础。此前方雪雯说一口纯正的普通话,不借助戏文根本听不懂越剧。

方雪雯在嵊县溜大街、逛商场、去菜市场听别人怎么讨价还价。她还与街角晒太阳的阿公阿婆聊天,细心揣摩感受他们的发音。

1980年,方雪雯成为台州越剧团的一名越剧演员。她对自己要求很高,单位有难啃的硬骨头,她总是第一个报名。由于唱念做打俱佳,方雪雯很快成为团里的骨干。

短短几年时间,方雪雯先后参与排演了《小姑贤》《盘夫索夫》《情探》《莫愁女》等多部优秀越剧剧目。

方雪雯的演艺生涯并非一帆风顺。1982年她就遭遇了事业上的滑铁卢。这年春天,省文化厅为发掘培养戏曲新人,举办浙江省戏曲小百花汇演。

然而比赛正式开始了,伴奏响起,大幕徐徐拉开,方雪雯走上台面对领导和评委却突然失声,一句也唱不出。

原来,方雪雯备赛时练嗓太狠了,加上会场上开了空调导致失声。在那个年代,空调非常罕见,方雪雯从来没见过,适应不了空调房的环境。

回到后台,方雪雯非常自责,团领导对自己参赛寄予厚望,专门派车将自己送到杭州,没想到竟是这种结果。

培养一株越剧新苗非常不易,不能因为一次失误就被埋没。大赛组委会经过数次商讨,决定再给方雪雯一个机会,让她好好调整,3天后为她举办一个专场演出,全体评委到场,现场点评。

三天后,方雪雯重新站在了舞台上,她嗓音清冽,唱腔韵味浓郁,潇洒大方,将明朝状元徐元宰刻画得真切生动,感人肺腑。

演唱完毕,全体评委集体站起来,一起为方雪雯鼓掌。那一刻,方雪雯一边擦拭激动的泪水,一边向评委鞠躬致谢。

1982年,香港邀请浙江越剧团于第二年赴港演出。省文化厅对此高度重视,随即从全省抽调28名平均年龄为19岁的艺术尖子,组成小百花演出团(浙江小百花越剧团前身)在杭州进行排演,方雪雯有幸入选。

在集中排演的一年里,方雪雯受益匪浅。声乐老师刘志针、袁开祥,针对方雪雯发声位置不对,偶尔出现发音障碍的状况,进行反复研究。

最终,他们找出了科学有效的发声方法。根据老师建议,方雪雯调整气息,张开口腔,将两根手指伸进喉咙,然后“咿咿呀呀”练习发声。

一天几个小时下来,方雪雯口腔红肿,喉咙疼痛难忍。她几次想中途放弃,然而为了心中的越剧梦,依然选择坚持。

20多天后奇迹出现了,方雪雯果真拓宽了音域,完全克服了发声障碍。此后她一直坚持用这种方法练声,再也没有失过声,嗓子越用越好,方雪雯对两位老师感激不尽。

1983年,方雪雯随同小百花演出团赴港演出越剧《五女拜寿》《汉宫怨》。所有演员青春逼人,唱功完美,做功出众,演出轰动整个香港,当地媒体纷纷进行大篇幅、详细报道。

尤其是方雪雯在《五女拜寿》中饰演的三女婿“邹应龙”,鲜活立体,淳朴大方,牢牢牵动了香港戏迷的心。

上世纪80年代初,文艺界百花齐放,人们似乎对“五朵金花”这个词格外钟爱。此前有黄梅戏五朵金花,有北影五朵金花,方雪雯、茅威涛、何赛飞等5位主演被媒体誉为“越剧五朵金花”。

有人提醒方雪雯:范老师非常欣赏你,抓住机会尽快拜她为师。方雪雯却觉得时机还不成熟,一是担心自己唱不好会给范老师丢脸;二是害怕别人说她借老师的盛名赚取虚名。

1984年,在小百花演出团的基础上,浙江小百花越剧团在杭州正式成立,方雪雯顺理成章调入省城,并成为骨干演员。

此后几年里,方雪雯先后主演了《红丝错》《情探》《相思曲》《汉武之恋》等越剧剧目,深受戏迷喜爱。

方雪雯做事认真,对艺术精益求精,她拜师不只是走过场。此后一到节假日,她就挤火车去上海,跟随范瑞娟老师学戏。

当时方雪雯吃住都在范瑞娟老师家里,从气息调整,到唱腔唱段,从肢体动作,到眼神台风,深得范派精髓。

短时间内,各种荣誉纷至沓来:1989年,方雪雯荣获浙江省戏曲明星奖;1994年在中国小百花越剧节上,她夺得金奖;1995年,她主演舞台越剧《红丝错》,凭借 “张秋人” 一角喜获“文华表演奖”。

不仅如此,浙江省电影总公司还联合浙江小百花越剧团,将《红丝错》拍摄成立体声越剧影片,方雪雯依然饰演男一号“张秋人”。

俊美潇洒的扮相,炫目的画面,逼真立体的唱腔,深深吸引了广大越剧迷。很多人看完《红丝错》觉得不过瘾,重新买票,返回影院看第二场、第三场……很多70后、80后,就是看了方雪雯饰演的“张秋人”,才开始喜欢上越剧,成为新越迷。

同样是在1999年,浙江越剧团电视部将《相思曲》拍摄成电视剧,方雪雯出演重情重义的书生“唐壁”,同样深受广大越迷追捧。

然而从2000年,正处艺术黄金年龄的方雪雯,突然从越剧舞台上消失了。当时资讯不发达,有人传言她得了重病无法登台,有的说她唱得太狠,嗓子坏了;还有人说她嫁了大款,后半生衣食无忧,根本不用登台了。

因早年学戏,文化课落下了很多。担心被时代淘汰,方雪雯抓紧一切时间学习,她自学《英语》《中国通史》,还进入杭州大学教育学院进修,并于1997年大专毕业。

然而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在越剧舞台上取得一系列成绩后,方雪雯在单位并不开心,复杂的人际关系常让她难以招架。

这时方雪雯想换一个环境,去美国看看。于是2000年,她从浙江小百花越剧团辞职,拎着简单的行李飞赴美国。

在纽约,方雪雯学英语、考驾驶执照,并进入大学深造。美国的越剧迷得知方雪雯过来了,激动不已,通过各种方式与她取得联系。

在大家盛情邀请下,方雪雯加入了纽约越剧票友协会。2001年,2003年,她还在当地的林肯艺术中心表演折子戏《打金枝》《梁祝》,深受戏迷欢迎。

方雪雯有过一次失败婚姻,前夫名叫王鲁杭,祖籍山东烟台,1960年出生,比方雪雯大6岁。早年王鲁杭是浙江省艺校的舞台灯光师,后担任浙江舞台美术学会副会长、浙江文化艺术促进会理事。

1991年5月,浙江小百花越剧团突击排演《汉武之恋》。为避免打扰,团里将方雪雯等主演拉到位于萧山的杭州第二棉纺厂进行封闭排练。

方雪雯到家时已是晚上1点多,见丈夫一切安好,她的心才踏实下来。为了不耽误排练,方雪雯在家待4个小时,又乘早上5点第一班火车赶回萧山排练。

前两年有媒体报道,说方雪雯后来再婚了,第二任丈夫是商海精英。方雪雯去了美国后,丈夫也将生意拓展到美国。方雪雯在纽约一边协助丈夫经商,一边读书。

2005年1月,浙江小百花越剧团举办20周年团庆,方雪雯应邀回杭州演出。曾经声名赫赫的越剧五朵金花重新聚首了,大家感慨良多。

团庆在杭州红星剧院举行,伴奏声响起,方雪雯又唱起了《五女拜寿·来到故乡心沸腾》。台下的掌声、欢呼声几乎要将剧场的房顶掀翻。

台下无数观众眼含热泪,高喊着“我爱你”!方雪雯每唱一句,都会有如潮掌声,面对热情的戏迷,方雪雯一次次泪湿眼眶。很多杭州戏迷都记住了那个激动人心的冬夜,他们说那样感人肺腑的演出,已经很多年没有了。

见到爱徒,她依然能叫出方雪雯的名字。老人不知她已经出国,眼含热泪,关切地反复问:你现在还有戏演吗?

范瑞娟听后非常开心,像个孩子一样露出单纯的笑容。方雪雯内心酸酸涩涩,心有愧疚。她将头扭过去,偷偷擦去泪水。

2017年2月17日,一代越剧大师范瑞娟在上海病逝,享年93岁。闻知噩耗,方雪雯痛心不已,她本打算回国送恩师最后一程。

但当时她又在美国一所高校进修,即将进行论文答辩,实在脱不开身。于是方雪雯含泪写好一副挽辞寄给了范瑞娟的弟弟,以寄托哀思。

如今方雪雯已出国23年,越剧、书法等中国文化元素已经融入她的血液,她永远牵挂祖国的戏迷,永远热爱祖国这片热土。无论身处何方,她的爱永远不变!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