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次越剧艺术节围绕“越剧的盛会,人民的节日”主题,精心筹划了“优秀剧目展演”“越剧发展高端对话”“越剧寻根探源”等诸多精彩活动,这个盛夏,绍兴有“戏”在等你哦!

由于嵊县旧属绍兴府,故曾称绍兴文戏、绍兴戏剧等。越剧的名称,在1925年9月17日《申报》广告上首次应用之后,沿用至今。

近年来,越剧在绍兴这块发源地上,不断推陈出新、深入生活、扎根人民。越剧《马寅初》《屈原》《袁雪芬》等获全省“五个一”工程奖,《屈原》《鉴湖双烈》《王阳明》等8个越剧项目荣获国家艺术基金资助……

绍兴的戏,有温柔缠绵,也有激越高亢,本地人常说“绍剧打天下,越剧讨老婆”——说的就是出身嵊州,属于整个浙江的越剧,和发源于绍兴,独属于绍兴人的绍剧。传闻主席听完绍剧《孙悟空三打白骨精》之后,写下了“金猴奋起千钧棒,玉宇澄清万里埃。”

戏剧以高亢激越的唱腔、粗犷朴实的音乐、豪放洒脱的表演和文武兼备等特点形成独特的艺术风格,深受绍兴人喜爱。

绍剧传唱百年,曾经红极一时,绍剧传统剧目约有300余本,按笛色定调,分尺调剧目、正宫调剧目、小工调剧目3类。绍剧除扮演一些传统戏外,整理改编《孙悟空三打白骨精》《龙虎斗》《火焰山》《后朱砂》《香罗带》《轩辕镜·寿堂》等传统剧目,新编《于谦》《百岁挂帅》《葫芦案》《相国志》等历史剧、故事剧以及现代戏《血泪荡》《阿Q正传》《血馒头》等,上演后均有较大影响。

调腔最早见于明末清初绍兴人张岱《陶庵梦忆》:“朱楚生,女戏耳,调腔戏耳。”张岱所云之朱楚生者,即为当时著名之调腔戏演员。“女戏”是指唱调腔的女戏子,张岱还连夸调腔“妙绝”“又复妙绝”。

新昌调腔有一个奇特的现象,就是没有曲谱。前辈们积累了一整套简单的符号,附注在古抄剧本的唱句之旁,形似蚯蚓,名曰“蚓号”。艺人见了能唱出特定的腔调。比起绍兴地区的其他剧种,新昌调腔唱词深奥,表演样式古朴,“不托丝竹,锣鼓助节,一人启口,众人帮接”,保持南戏“干唱”的特点,有一种特别的“原汁原味”。

作为越国古都、西施故里,诸暨拥有深厚的历史文化积淀,也为诸暨戏曲艺术的诞生、发展与繁荣,提供了良好的条件。说起诸暨西路乱弹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清朝形成于清朝顺治末年到康熙三十四年以前的四五十年间,它比京剧的形成至少要早一百年。

这个剧种的演出不受场地限制,演员多为当地艺人,在诸暨大地曾经唱过几百年。随着社会变革,诸暨西路乱弹逐渐销声匿迹,停演数十年。为传承这一濒临失传的文化遗产,诸暨十里坪村重组了“西路乱弹”艺术团,成立了“诸暨西路乱弹传承基地”。这些承载着几百上千年历史的戏剧曲艺,是绍兴古城历史声音的遗留和延伸。

绍兴目连戏是绍兴民俗民风的一个组成部分。现存的抄本主要有清咸丰庚申(1860)的“前良本”、初年的“胡ト本”以及1962年整理出版的绍剧团“救母记”抄本,每本均有100多折。该戏剧不仅是民间小戏的载体,还是民间民风的载体,其扮演与民俗紧密相联,堪称旧时社会大百科。不仅是绍兴文化的宝贵财富,也是我国戏剧艺术的瑰宝。

绍兴平湖调文辞高雅,曲调优美,旋律丰富,风格独特。基本唱调包括“蓑衣谱”和“细调”,其中“蓑衣谱”是基本唱调的主体,“细调”是专为某些别具特色的节诗和唱段而设计的唱腔,是定腔定谱、专曲专用。除基本调外,还以一些民间小调俗曲和戏曲曲牌作为附加调演唱。其伴奏乐品,以三弦、扬琴、二胡为基干,称为“三品”;又可加琵琶、洞箫,是为“五品”;再加双清、笙,称为“七品”,演唱方式为自弹自唱。

盲人说唱,在绍兴渊源颇古,南宋时绍兴诗人陆游有《剑南诗稿校注卷三十三·小舟游近村舍舟步归》诗云:“斜阳古柳赵家庄,负鼓盲翁正作场。死后是非谁管得,满村听说蔡中郎”。即是绍兴盲人说唱最早的记载。

绍兴莲花落是带有浓郁地域色彩的曲艺,从耄耋老人到垂髫稚童,都会哼上几句耳熟能详的曲调。它像一本温暖隽永的家书,以不疾不徐的态度娓娓道来,向你讲述家长里短、奇闻异事。

据《绍兴市志》卷36第五章,“曲艺”第三节记载:绍兴莲花落起源于清、道光、咸丰年间,形成之初以沿门说唱为主,此后艺人又开始以绍兴方言说唱长篇书目,其说表语言通俗生动,唱词通顺流畅,幽默风趣,有说有唱,以唱为主。代表性曲目有《闹稽山》《马家抢亲》《天送子》等。

。据艺人相传:绍兴鹦哥戏大约形成于清乾隆、嘉庆年间,其前身为花鼓戏,宁波称摊簧、串客,由余姚传入绍兴后,引入当地民间曲调,因其原始表演形式为一男一女相对而唱,好比鹦哥一对(越俗称男女成双成对谓之“鹦哥”),鹦哥戏名称由此而生。

自唐以来即有,至清代发展成为曲艺。宣卷的唱本,即卷本,通称“宝卷”。艺人在演唱时,置卷本于桌,照本宣唱,故称宣卷。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