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漠王子》是1946年尹桂芳、竺水招(竺云华)领衔的芳华剧团正式建立后的第一出新戏,是尹派的代表作之一,也是越剧表现西域及蒙古族题材的第一个剧目。

当时《申报》的演出预告上写着:芳华剧团隆重演出,元旦开幕最新越剧。这里的“元旦”是指“正月初一”,即1946年2月2日在九星大戏院首演。预告上还写:蒙古服装,沙漠风光,四幕三景,别创一格,耗资巨大,豪华演出。还有“尹桂芳竺水招启事”等,在报纸上占据了很大的份额。

该剧取材于《天方夜谭》和蒙古民间传说,由徐进编剧、钟泯导演,尹桂芳饰罗兰、竺水招饰伊丽、吴小楼饰安达、吕云甫饰沙龙、筱桂芳饰霍逊、戚雅仙饰碧美。该剧从2月2日至18日,连续每天日夜两场(每逢周二的日场休息),首轮演出32场,可谓盛况空前。

有多个介绍,都说当年灌制过唱片,但至今未被发现,是否误记?亦或是灌制了唱片但未正式发行,这种情形也是比较多见的。而且之后,尹桂芳也一直没有复排此剧,所以没有芳华当年的录音。

我们只有在尹、竺两位的后继者中来找寻点滴记录。这里有一小段1948年(也有说是1950年)高剑琳、筱水招的钢丝录音,虽然音色不佳,还有多处“跳针”现象,但毕竟这是该剧演出之后三十年里唯一的资料,弥足珍贵,可以让我们听到早期的大概,这里的唱腔基本与尹桂芳四十年代后期的老唱片(比如“浪荡子叹钟点”)风格一致,所以确实可以填补空白。

演唱会的第一个节目,就是尹桂芳的大筱桂芳演唱的《沙漠王子》“算命”片段,另外还有尹小芳演唱的《浪荡子》,以及大轴是由

这三个唱段都是时隔30多年后第一次在台上演唱。虽然都是创作于1946年、1947年,但经过适当的加工,基本保持了原有的行腔、拖腔、落腔,说明“尹派”在四十年代后期已经逐渐形成。

筱桂芳的演唱与高剑琳的唱词几乎完全一样,唱法上已经从早期的“尹派”雏形过渡到了后期“尹派”的标准风格,是一个非常好的范本。

我们可以看到,演唱会之后,《沙漠王子》《浪荡子》《山河恋》这三个唱段迅速得到广泛传唱,后来也都经过复排重演了全剧,但全剧中的其他唱段因为没有模版可循,基本都是重新设计的唱腔,明显与这三段的风格是不完全一致的。所以,继承流派还是要从模版出发,在此基础上进行修改、提高、完善,才不会越走越远,就像梅兰芳说的“移步不换形”才是文化传承的正道。

尹桂芳在八十年代,拖着病体多次参加演唱会,唱得最多的就是《沙漠王子》《盘妻索妻》《何文秀》等,虽然都是很小的片段,但看出这几出戏是她最具代表性的。1981年,尹佳芳在作曲家连波的协助下,又对“算命”这段唱作了修改加工,由中国唱片厂进行了录音。我们从中可以听到,尽管她演唱很艰难,但有些词句她还是不舍得扔掉,比如“恩爱可比连环糕,甜蜜真似葡萄酒。”(后学者将其删掉了),还有“富贵皇宫好子弟”(后学者改为“西萨皇宫”)、“一块玉佩作表记”(后学者改为“钦赐玉佩”)等等;但也有她自己作了改变的,比如“安达叛变遭不幸”(原先是“酋长叛变”)、“乳娘忠心救王子”(原先是“宫女忠心”)、“于是他乔装改扮离故土,风餐露宿无阻挡”(原先是“于是他抛弃锦绣好山河,丢却富贵西萨王”)等等。可以仔细想想,她自己为什么要改这些,为什么不改那些,其实改动与不改动是有思考的,不是随意的。

非常可惜的是在五、六十年代,芳华越剧团没有复排《沙漠王子》,没有在尹桂芳盛年时期留下录音。直到

1982年,福建省芳华越剧团重排,由尹桂芳、关尔佳担任艺术指导,徐进、卫明、王艳霞编剧,赵汉导演,刘如曾、连波担任唱腔设计,何占豪担任作曲、配器。张效芳扮演罗兰王子、乐晓茵扮演伊丽公主、应钦玲扮演沙龙酋长、何珠扮演安达、李虹扮演碧美,叶茉莉扮演孙杰、鲁萍扮演菲碧、茅胜奎扮演太医。

1987年,上海电视台将该剧摄制成电视艺术片,陈曼等编剧、赵慧娟导演,赵志刚饰演罗兰王子、周晓芬饰演伊丽公主、史济华饰演安达、张承好饰演沙龙、许杰饰演霍逊、宓丰饰演逊杰。

1988年,福建省芳华越剧团重排《沙漠王子》,由王君安、张群力主演。1999年,上海越剧院在云峰剧院再度公演此剧,由李莉编剧、沈斌导演,赵志刚饰罗兰、孙智君饰伊丽、史济华饰安达、张国华饰沙龙、应国英饰乳娘、袁东饰西萨王、顾卫林饰霍逊、汤榴华饰碧美。

在戏曲演员的“反串”演唱中,“尹派”常常是越剧首选的流派。不仅是越剧演员,比如“吕派”创始人吕瑞英在《桃李梅》里有一段女扮男装的戏,就是学唱的“尹派”,而且其他剧种的演员也喜欢选择“尹派”;不仅是江南的演员,比如上海籍的史依弘、陈圣杰等,而且北方的演员也喜欢“尹派”,而选择“尹派”往往又会首选《沙漠王子》“算命”唱段。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