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网北京8月26日消息(总台记者杨昶 张国亮)据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之声《新闻有观点》报道,演出不到半年,新国风·环境式越剧《新龙门客栈》的热度已经“出圈”,在各大社交平台成了热门剧目,票务网站评分高达9.8,上座率也从80%上涨到100%,甚至“一票难求”。“小客栈你真的火了”成了这段时间戏迷、粉丝最常念叨的话,而“新瓶装老酒,好看又好喝”则是不少网友认同的剧评。

本期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之声《新闻有观点》对线后”编剧孙钰熙,聊聊越剧守正创新的出圈之路。

说实话我自己还是挺意外的,但的确也非常高兴。有几个大V开始转发的时候,大家都很兴奋,但是谁都不敢多问多说。我记得当时B组主演陈丽君发了我一条信息,就是拍她转圈的视频有好几万点击量。当时我就回复:陈老师,你火了。然后陈丽君回复我说不是我火了,是我们的戏,是女子越剧火了。接着她发了几个哭泣的表情,说太开心了,感觉大家一直以来辛苦都没有白费。当时我挺感动的,因为我觉得我们要坚持做一件事情,就是种下一颗种子并且等它开花,过程并不容易。

我一直不认为自己是个编剧,因为在我认知里面,我觉得编剧是像田汉、曹禺以及电影《新龙门客栈》的原创编剧那样的人,他们赋予戏剧生命力,让人类的想象凝成灵魂,然后用文学去塑造鲜活的人物。我们这个故事里面的人物是何冀平老师塑造的,我只是比较喜欢玩,和大家一起制作出比较有意思的、能带来快乐的东西。虽然剧本是一剧之本,但是我认为今天在完成戏剧创作的时候,主创之间的协作、尊重,以及主创团队与观众之间的交流,都会比我个人的文字表达更加重要,所以我的工作定位是主要负责给演员、主创以及观众提供一些可以激发其想象力和快乐的素材。

我的确有渊源,因为我的外婆和我的妈妈都是越剧演员,我自己也是坐科,是学小生的。我小时候也没想过要去学戏,学戏的主要原因是我读书的时候特别讨厌作业。虽然成绩还可以,但除了作文,别的作业本跟我都只有一面之缘。去戏校那年我是14岁,我妈临行前嘱咐我说,其他事情都相信我会做好,但要记住一点,就是不管发生什么,不要放弃文学。

后来进入编剧行业,是有不幸和幸运的成分。不幸是因为我在17岁那年突然知道我的身体状况不允许我再当演员,不得不另谋出路。当时我郁闷的时候,就想起妈妈临行前跟我说的那句话,就想我是不是可以做编剧。幸运的是,在转行的路上遇到了很多和蔼可亲又德高望重的老师,是他们给了我信心和勇气,让我能够坚持走这条路。

德高望重的老师们赋予了我们非常大的创作的空间和自由,尤其是在传统戏剧的领域,自由创新还是比较困难的,因为它会有很多应该要坚持的东西。其实刚开始的时候,我自己在创作上也会有一点胆小,这种胆小和谨慎是有区别的。谨慎其实是一种创作态度,是从作品出发的创作态度,但是胆小是为了保护自身的安全。我觉得要谨慎,比如要把剧种的脉络和特性等梳理清楚。

对越剧来说,肯定是能找到一些路径,我们也有很多经验可以总结,然后就可以去无限地接近,也许不能说打造出“爆款”,但起码观众们会很开心。但是,对传统戏剧的大类来说,我特别害怕大家都去复制某种模式,因为这个出圈路径必须从自身剧种的特性出发。今天这个戏可以加进脱口秀,去玩更多的跨界,因为是越剧剧种,它的底子薄,但是如果昆曲也用脱口秀去逗观众,就变成另一个门类的东西。关键是必须保持自身剧种的基因和脉络。

演出不到半年,新国风·环境式越剧《新龙门客栈》的热度已经“出圈”,在各大社交平台成了热门剧目,票务网站评分高达9.8,上座率也从80%上涨到100%,甚至“一票难求”。“小客栈你真的火了”成了这段时间戏迷、粉丝最常念叨的话,而“新瓶装老酒,好看又好喝”则是不少网友认同的剧评。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