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丽君所在的浙江小百花越剧团在省内颇有名气,剧团下乡演出时往往轰动十里八乡,周边的人们都赶来看戏。

演《新龙门客栈》里的东厂太监贾廷之前,她看了大量影视作品中的类似角色来拿捏人物亦正亦邪的气质。

结果她想着好不容易去趟北京、不吸收点学点东西太浪费,去了北京大大小小许多剧场,在十来天里看了很多很多演出。

震惊于人艺老师们的台词在不戴麦的情况下都洪亮清晰,又感慨沉浸式小剧场的演员情感带动能力好强。

视频拍摄那天,陈丽君从下午三点开始接受采访、化妆、彩排、演出,几乎无休地工作了10小时,演出中还有数段高消耗体力的打戏。

采访中我们询问她走红后面对粉丝的心态有没有改变、如何看待“偶像”与粉丝之间的关系,陈丽君有些茫然,她并不了解娱乐圈追星生态。

“越剧以全女性班底为特色”在上一代人那原本是热知识,中国第一部彩色影片便是越剧《梁山伯与祝英台》,主演是两位女性。

没了解过这类表演形式的网友们,看到陈丽君的“女扮男装”、得知浙江小百花越剧团是全女班后,第一反应想到的夸赞是:

开头提及过,坐在前排的观众甚至能感受到打戏时衣袖振荡的风,能看到演员们额头的汗,情绪感染力极强。

唱词节奏、人物造型全部做出了更贴近现代观剧审美的调整改编,但核心保留了浙派越剧特有的唱腔,戏曲中传统的武打身法。

在部分人看来,陈丽君所在的浙江小百花越剧团进行的这些尝试十分大胆,已经超出了普通人对戏曲的认知。

原本,传统戏班大多由男性的家长式人物训练带领,但在上世纪二十年代,全女班的越剧班子开始出现。

而在上海这样的大都市,城市化产业开始出现,女性走出家庭,拥有职员、工厂女工、医生、、女佣、百货公司店员等社会身份,并开始有自主的娱乐追求。

两方合力下女子越剧于1923年正式出现,诞生了大量以妇女解放、救国情怀为中心的作品如《花木兰》《梁红玉》。

当时市井上有不少带荤段子、逗人笑的低俗戏,但经过改革的女子越剧却自我要求“舞台上不唱作践女人的淫戏、生活中自尊自立”。

一批越剧艺术家不认同戏中对女子求学的污名,决心改编梁祝,由此诞生了新版《梁祝哀史》,里头梁祝因观念彼此赏识:

《新龙门客栈》此前曾经在短视频平台上开过一次直播,当晚演出结束,数据显示足有924万人观看。

戏里,在周淮安勉强说出“我就送你一个名分,叫你一声娘子吧”后,金镶玉原本被安排的情绪是伤心委屈、该哭了。

她最终想明白,金镶玉的风情万种来源于她的豪情自信,在这个场景中,泼辣有头脑的金镶玉不该只会委屈无奈、哭哭啼啼。

于是她在表演中加了设计,听到“名分”的台词后,直接把手里的碗往地下“啪”得一砸,全场观众叫好。

陈丽君的老师、浙江小百花越剧团的团长茅威涛则提议,一定要去申请那个最佳实践项目,而不是再添一层搁到博物馆里去的色彩。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