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剧是糜糜之音是妖婆说的!越剧特别是女子越剧各种流派唱腔设计实在太好听!所以成了全国第二大剧种!我们的浙江要好好学习上海越剧院!

越剧是浙江嵊县的农民和农村手工业工人创造的。他们把劳动生产中的发出的呼声(号子)逐渐发展成为山歌小调,用以歌唱自己的生活成为一种萌芽状态的说唱形式,在业余时当作自我娛乐的工具。继而,又吸收了民间(宣卷调)的成份,成为(四工调)加扁偏、尺板、三挑板等击拍伴奏,形成了(唱书)这种民间艺术;一部分贫困农民就以这种(唱书)为副业,每於秋收后至清明农忙前,两人结成一档,到附近各县去卖唱,叫做唱(小歌)。(小歌)艺人逐渐扩大了流动地区,渡过钱塘江流动到杭、嘉、湖一带,时日一久,又吸收了杭州、湖州说唱艺人的曲调,创造了一种(落地唱歙调),与(四工调)同时使用;这样,唱(小歌)的民间艺术就在农民群众中生下根来,有个别的(小歌)艺人,就逐渐转为职业艺人。

大概在十九世纪未叶,(小歌)艺人,在余姚歌戏(余姚滩簧)的影响下,在原来说唱的简单动作的基础上,把说唱艺术逐渐发展为简陋的舞台表演,就此出现了一个萌芽状态的小型剧种——小歌班(又名“的篤班”)。小篤班艺人的演出服装,男角是用随身穿着的衣服,女角也只就近向农民借用一顶包头,一件竹布衫;但因为它歌唱出了农民的爱和恨,深为农民观众所欢迎,彼此建立起血肉相连的感情,从而使(小歌班)像雨后春筍般地滋长、发展起来,它深入到每一个偏僻的角落,远远扩展到附近各县。同时通过不断的演出活动,培养出一批如魏梅朵(花旦)、马阿顺(小丑〉等优秀的艺人,尤以魏梅朵最有声望。

由于(小歌班)以农民为舞台主人,以地主流氓为嘲骂对象,敢於反映现实,敢于暴露社会的黒暗和不平,深为封建统治者所不满;他们诬蔑(小歌班)为“诲淫诲盗”,横加禁演、逮捕、迫使小歌班纷纷进入城市避难。一九一六年,小歌班首次进入上海,由於设备简陋,艺术水平不高,演出了几个月就失败了。一九一七年,梅朵、阿顺他们的班子接受失败的教训,从事对剧种的改良,採用绍兴乱弹的(二凡)曲调、剧目、服装乐器(包括丝弦、锣鼓),学习了绍兴乱弹与京剧的表演艺木,以“绍兴文戏”的名义,再度进入上海,演出於茶楼、小剧场等场所。当时,主要艺人如梅朵、阿顺等,不仅把唱书时期的唱本如“梁祝”、“碧玉簪”、“百花台”等搬了舞台,而且在表演艺木上也有很多创造,从而争取到广大都市观众,在上海得以发展到二十多个剧团。

“绍兴文戏”时期和“小歌班”时期一样,艺人全是男性,到一九二一年前后,个别艺人如白玉梅等才开始注意到培养女艺人,但为数极少,固而男、女合演还是个别现象。到一九二三年秋,由于艺人金云水(绰号矮尼姑)在嵊县施家岙训练了一批女学徒,这年冬天在上海就出现了第一个清一色的“绍兴文戏、文武女班”,主要艺人是施银花、屠杏花、赵瑞花等。但为期不久,因艺人年龄尚小(最大不过十三岁),艺术水平差,站脚不住,便又离开上海,重回到浙江小城市、大乡村去流动演出。这个女班採用了二胡为主要伴奏乐器,把绍兴乱弹的(二凡)曲调演化为嚣板、渾板、倒板等唱法,还吸收了京剧的(皮簧)唱腔,甚至用京剧的形式演出武戏,如“绿牡丹”、“三本铁公鸡”等。在农村演出获得广大观众的爱好,这就为此后的“绍兴女子文戏”开了先声,好多女子科班纷纷成立,同时也培养出不少优秀艺人,如马樟花、姚水娟、王杏花、竺素娥、筱丹桂、尹桂芳等。

越剧,由于它善於吸收兄弟剧种的优点,由於它积极从事於艺木改革,由于艺人的长期舞台实践,提高演出水平,因而取得了显著的成绩和巨大的发展。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