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见到陶雁老师是在舟山市社会福利中心的老年活动中心,她正在教老年人唱戏。一曲《碧玉簪》婉转自如,举手投足之间一派大家风范。

再次见到陶雁老师,她正准备动身去上海。之前的几个月,她一直在忙着筹办一场大规模的越剧比赛。“我是舟山赛区的主要负责人,现在舟山赛区的20多个选手马上要去上海参加总决赛了,我也接到了北京组委会的邀请,要去总决赛当评委。”因为采访老是被电话打断,陶雁老师抱歉地对记者笑笑。

陶雁出生在越剧之乡——浙江嵊州,耳濡目染,她从小也喜欢越剧那悠扬婉转的唱腔,可能是比较有天分,四五岁时就能开口唱上一段。15岁,她成功考入了当地的戏剧学校,从此,与越剧结下不解之缘。

“别人一般6点起床,我5点天还不亮就开始练了。”回忆几十年前的学艺时光,陶雁仍然有些感慨。也正是因为这份认真,让她遇到了自己的恩师——著名越剧表演艺术家、越剧范派创始人范瑞娟。

“当初范老师放假回嵊州探亲,我们团的老师就带着几个唱得比较好的苗子去看她,范老师看我比较合适,就收下了我。”陶雁说,虽然是越剧名家,但范瑞娟老师非常平易近人。从此暑假就成了少年陶雁在一年中最欢喜的时光。因为每到此时,平时远在上海的老师就会回乡和她同吃同住,教小陶雁唱腔、身段,还不厌其烦地教她做人做事。

从戏剧学校毕业后,陶雁加入了嵊县越剧团。时,同其他地方剧种一样,越剧受到冲击停演,越剧团也不得不解散。陶雁只能离开自己心爱的行当,转业到了舟山汽运公司担任广播员。

远离家乡,告别越剧,对于年轻的陶雁来说,那份喜欢越剧的心始终未曾改变。不能在人前唱戏,她就在夜晚躲在被窝里,小声地唱几句越剧中的唱段。

结束后,舟山市重新恢复了越剧团。由于团里缺少小生,主唱范派的陶雁加入了进来,从此留在了舟山。1980年,她和团里的其他4位选手参加在杭州举行的“浙江省首届专业剧团青年主要演员折子戏大赛”获奖,名字还上了当年的浙江日报。

在越剧团工作的几年间,陶雁和其他同事们的足迹踏遍了舟山大大小小的岛屿。“那时候交通条件没现在那么好,进出各个岛屿都免不了舟楫颠簸。有时候乘上那种小船,遇到大风大浪,吐得就会很厉害。”尽管如此,陶雁还是会尽快调整好自己的状态,即使对象只是三两户人家,她也认真地完成自己的每一场演出。

2000年退休后,陶雁依旧没有离开自己心爱的越剧,虽然由于身体原因不能再上台,她却比以前更加地忙碌,忙着教导越剧小苗苗。

“以前在舟山越剧团的时候,有一次去上海演出。我顺道看望老师,老师就拉着我的手跟我说,不要保守,要把你的东西教给大家。”事实上,在退休之前,陶雁就已经教出了两百多个学生。有学生感激地对陶雁说,是越剧和陶老师改变了自己的一生。

现在陶雁还在海滨小学和干览小学上课,带了几十个学生学习越剧。谈起自己的这群“小学生”,陶雁的眼中都是笑意:“他们一开始可能不是很了解越剧,现在学习了一段时间跑过来跟我说,哇,陶老师!原来学越剧是那么有趣的事情。”

今年5月,陶雁带了两个学生去桐乡参加浙江省少儿戏曲小金桂比赛,分别获得了金奖和银奖。其中,7岁的贝子越在嵊州举办的全国少儿戏曲小梅花大赛中摘得了少儿越剧的最高荣誉——小梅花金奖。赛后,小子越“噔噔噔”地跑到陶雁的身边,将自己的奖牌递给了她,并跟她说:“陶老师,你的奖牌。”那一刻,陶雁觉得自己的越剧生涯已经完满了。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