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是越剧著名艺人相朝林诞生100周年。他少年投身男子小歌班,后为女子越剧科班的教师。1942年起,在上海任素娥舞台、瑞花舞台导演,1951年后任萧山文光、杭州江南越剧团导演,1956年后,任杭州市越剧团导演,直至退休。艺人们皆尊敬地叫他朝林师傅。

相朝林谱名经兴,嵊州市下相村人,生于公历1912年9月19日。父相胜质,字章锡,娶崇仁裘叶小长女千妹为妻,生有经兰、经芳、经兴、根兴四子和一女月琴。世辈务农,家境清贫,两间半平房低矮简陋,全家靠五亩租田过活。

下相,在剡西三十里许的崇仁镇北,山环水绕,风景秀丽。村东一条小溪自北而南,流水潺潺,清澈见底,岸边杨柳依依。相朝林的家就在小河西岸的一个大宅院内。院内住着同宗室的10数户人家,东北角有一口小池塘,为洗涤、防火之用,称之为“塘汀”,宅院亦称塘汀台门。

由于家境贫寒,相朝林的大哥33岁去世。二哥经芳出走他乡,不知所终,小弟根兴23岁时(1946年)撒手人寰,只留下相朝林与月琴兄妹两人。8岁在本村私塾读书三年半。1923年11岁时,其父见与相朝林年龄相仿的相海根、相香老去学戏,也把他送往崇仁镇下段水缺口的承思公祠堂,拜越剧创始人相来炳的嫡传黄招泉为师,戏班班名吉庆社,班主裘阿林。当时,在那里学戏的就有黄道荣、裘凤山、相源祥、黄运仙、黄培顺、谢碧云等人。进班时,父亲和班主双方签约画押,约定学徒期三年半。

师傅黄招泉在教戏育人上虽是个严师,然在徒儿生活上却是个慈父,很是关爱。相朝林工老生,每日天蒙蒙亮就得听从师傅号令起床练功、吊嗓子。早晨起来不准大小便,不论三九寒冬或三伏暑天都得如此。由于相朝林有一定的文化底子,悟性又好,学戏执着,师傅教的“赋子”、“引子”一教就会,并练得一身戏台武功,很得师傅赞扬。

光阴如箭,日月似梭。1927年,三年半学徒期满。班主裘阿林见相朝林人聪明,戏又做得好,在征得相胜质同意后将他留班一年半。

1928年4月,相朝林离开吉庆社,在家待了些时日后,便与人搭班在嵊县乡下流动演出,开始了他的梨园生活。

相朝林长得俊美,扮相端庄,嗓音圆润宏亮,善于刻画人物形象,深受观众喜爱。据下相老人回忆,当时相朝林与裘凤山(生,崇仁三村马路头人)、黄运仙(生,黄家村人)、舒常锦(旦,坑口人)齐名。

小歌班一般在农村演出,演职员自挑行李铺盖,东奔西跑,那个村要演就演,演完找下一个演出点再跑,吃的百家饭,睡的祠堂庙宇,生活异常清苦。更让人惊悸的还是官方的禁戏和的无端敲诈勒索。那时,政府说小歌班是淫戏,以“安靖”地方为名出公文告示,“禁演戏,演戏之害最大”。“无论吉庆宴会一律禁止”。这些规定成为军警逼害、勒索小歌班的依据,在相朝林的《自传》中就有这样的记载:“在演出中被知道了,就要来逮捕我们,敲诈勒索,罚款坐牢”。据下相老人相经治回忆,一次相朝林等人在剡东棠头溪演出,突然来了一帮,把班主抓到城关禁闭,演职员被驱散,还罚了款。

戏班在嵊县流动演出了一年多,至1929年10月,相朝林由同村人相源坤的徒弟相筱泉带他到杭州新新娱乐场做戏一个月。后被在上海的戏班主尹财林得悉,聘请入班,到上海曹家渡五角场龙园茶楼演出。1932年一二八事变,日本军国主义侵犯华东,社会动荡,相朝林即跟随大师兄黄道荣来到宁波,在甬江大戏院演出。

上海平静后,相朝林返回上海,先后在南市的双龙茶园、先施公司游艺场演出,一直到1937年8月13日日军第二次侵占上海,逃难回嵊县下相。

谁知回家后,厄运竟降临到头上。1937年9月的一天夜里,全家已早早地进入梦乡,被一阵突如其来的敲门声惊醒。当相胜质打开门时,见是本村保长相忠俊,身后还有四五个团兵。相忠俊说:“听说你儿子回来了,政府要他去服兵役”。相胜质听后连连向保长求恳说:“我儿回家没几天,人又有病,请另找人吧”。相忠俊和团兵二话不说,从床上抓走相朝林,连夜带到嵊县县城,被编入浙江保安处三团二大队七连一排二班,为二等兵。在县城受训二个月后,因杭州被日军沦陷,保安团奉命开往桐庐窄溪守防,在那里日以继夜地挖壕沟建工事。12月的一天,遇到戏班里管服装的同事王维根,他是桐庐窄溪当地人,对相朝林的遭遇十分同情,送给他一套便衣。除夕那天傍晚,相朝林换上便衣,乘人不备时便抄小路逃走。到了家中,父母惊喜交加,老泪纵横地说:“再不要离开爹娘了”。

相朝林在家做农活,住了4个月。1938年5月,告别父母来到上海先施公司戏园。至1939年12月,又转到虹口公平路与裘月莲一起合办莲升舞台女子科班。半年后,因与裘月莲在管理上的一些琐碎之事发生矛盾,意见不合,即离开莲升舞台,被邀到素娥舞台任导演。导演工作于此始。

1942年下半年,在老闸大戏院瑞花舞台任导演期间,结识老生演员茹玉英,于1943年腊月结为夫妻。

茹玉英,1922年5月出生在绍兴东街路一个小市民的家庭中,1933年11月11岁时在嵊县大屋村的娘娘庙里一个女子越剧科班吉庆社学戏,3年师满,到上海大中华、长乐、恒雅和通商等戏院演出,后成为挂牌“架子大面”。生育了春宝、春生、春涛三个儿子和春凤一女。2002年5月病逝杭州,终年80岁。

婚后,夫妇俩经绍兴人张文龙介绍,相朝林被聘为萧山惠民女子越剧科班教师。三年半后科班结业,正值日本侵略者战败投降,班主胡惠是个汉奸,即借故解散科班,本人隐匿潜回老家。相朝林夫妇俩抱着1945年4月出生的长子春宝回绍兴,临时组织姐妹剧团,在绍兴、萧山、上虞等地流动演出。

1947年,参加来逸倩创办的杭州市戏曲改进会。奔波于宜兴戴埠和杭嘉湖一带,任群英、苗仙、小杏花、群乐等越剧团导演,直至解放。

1949年10月,新中国诞生。相朝林为服侍年老多病的父亲,和妻儿回到下相。1950年土改,分得田五亩,积极参加斗地主和土改运动。

1951年,夫妻俩带着两个儿子,决定再次出山从艺。先在绍兴群乐越剧团任导演。后又转至萧山县文光越剧团,任团长兼导演,参加县文艺干部训练班,学期40天。因妻茹玉英在杭州新乐越剧团,又要带小孩,分居甚是不便,于1953年8月转入杭州江南越剧团任导演。

1956年,杭州市文化局指示江南、蜜蜂两民营剧团合并成杭州市越剧团。8月与王永春、陶素莲、应芳义等参加剧目组,组长汤学楚,任务是挖掘传统戏剧目。11月1日杭州市越剧团批准为国营,相朝林任导演。1957年8月,任杭州市越剧团青年队技导兼排传统戏。是年,杭州市举办第一届戏曲观摩会演,他所挖掘整理的《二度梅》、《双下山》获传统剧观摩会演优秀奖。

1959年6月16日,杭州市越剧团分为一、二两团,相朝林任二团基训兼排传统戏导演。10月26日起,二团巡回演出于金华、上绕、南昌、九江、武汉、黄石、安庆、铜陵、南京、苏州、松江、嘉善、硖石等城市,到1960年6月27日回杭,历时8个月。

1960年7月,杭州市越剧团招收了一批青年演员班,相朝林任教师。9月2日,杭州越剧一、二团合并为杭州市越剧团,相朝林又一次任该团导演兼青年班教师。青年演员于1961年春节期间在杭州西大街的省群众艺术馆演出《盘夫索夫》、《双下山》、《盗仙草》、《丑人计》四个折子戏,博得观众阵阵掌声。后又在市郊和工厂演出。其外甥女钱月芳亦是该班青年演员,后成为平湖越剧团团长。青年演员中还有浙江越剧团副团长、国家一级演员、中国戏剧梅花奖获得者周云娟,杭州越剧团副团长、国家二级演员陈秋月,国家二级演员朱心敏和相朝林的次子春生等。1962年,青年班改为青少年队,曾到金华、绍兴、宁波、临海、温州等地演出。直到1963年1月10日回杭。接着又在附近各县巡回,后在新中国剧场演出《血泪荡》、《红色少年》等。1964年后,又在省内各地演出,所到之处无法一一详记,直到1966年6月23日回杭州参加“文化大”。

1966年,“文化大”席卷全国,女子越剧被称为“六十年代怪现象”,相朝林遭批斗,一度下放龙游雅村公社火井头大队劳动改造。回团后,新排《收租院》,演出于东坡剧场。1968年参加军代表带领三团一校到嵊县崇仁、黄泽等地“砸怪”。9月8日,浙江越剧团与杭州越剧团进黄龙洞艺校整顿,艺校改为“斗批改”干校。

1970年5月,相经兴患了急性肝炎,急送杭州市第一医院治疗。住院60天后出院,在家仅休养了3个月,身体仍未完全康复,奉杭州越剧团军管小组的指令,进入“五七”干校“学习”,继续接受批判改造。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