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周后,修葺一新的百年剧场——天蟾逸夫舞台将迎来重开台后首支外地剧团。3月17日-21日,越剧名家吴凤花携搭档陈飞、吴素英,率绍兴小百花六代演员,为上海戏迷奉上“绍兴小百花经典越剧演出周”。五场大戏,除了“范傅”经典戏《梁祝》《李娃传》《孔雀东南飞》外,六代演员同台献演的《劈山救母》,因尤能凸显绍百文武兼备的特点而备受期待。

值得一提的是,之所以在疫情尚未过去、票房仅开放75%的压力下,赶来上海演出,也是为纪念范瑞娟、傅全香两位老师逝世四周年。至今,吴凤花都悉心保存着拜师礼时,范瑞娟送她的那把折扇,哪怕岁月更迭,上面早已布满胶带,但每每看到这把折扇,就会想到昔日在老师身边的时光,想到她鼓励自己“不要死学流派,要发挥自己的嗓音特色。”那质朴的话语中是对如孩子般的关爱,吴凤花说:“多演经典戏,就是对老师最好的纪念。”

上海作为文化码头,是全国各地的名角、名团争相登台之地,然而,好像绍百来得这样勤的却也不多。“上海是我们绍百的福地,在这里我们不仅收获了掌声和喝彩,也收获了友谊和爱。”无独偶有,天蟾逸夫大修前,绍百也是“站岗”到最后的外地剧团,掐指算算,这也是绍百阔别天蟾逸夫三年的再度亮相。

经历了疫情的种种,让吴凤花更感念舞台,“虽说疫情期间也开设了抖音号,也有做过直播,但云端相会总是不解渴,演员还是要直面观众,感受到台下的反馈,看到观众的眼神和呼吸,演起戏来才带劲。”独自在家,对这个镜头,就算弹幕飞起掩盖整个屏幕,终究“隔了一层”。而这也是吴凤花迫切想要回到逸夫演出的动力。

“越剧走过了百年,虽然相对于京昆来说还很年轻,但在当下许多年轻人眼里,却仿佛已成为一种‘过时’的艺术形式了。所以我常在思考,下一个百年,我们越剧该何去何从?”近年来,除了致力于传统戏的传承,吴凤花也在尝试做符合当下时代审美的创新。比如曾向昆曲名家汪世瑜求教,尝试在表演上既保留越剧潇洒的一面,又加载昆剧纯正、细腻的特点;还有像《断桥》的表演,借用了婺剧的舞蹈身段;《周仁哭坟》取材自京剧、借鉴于川剧,效果都不错;再比如在题材上,越剧擅长才子佳人戏。吴凤花正努力尝试文人正史戏:“我们绍百这两年排了《屈原》《王阳明》等正戏,应该来说,接受程度也挺高。”

除了艺术上的创新,吴凤花也和陈飞、吴素英等共同致力于越剧人才的传承和培养。招生难是如今所有戏曲剧种面临的难题,在绍兴小百花的共同努力下,他们第六代演员也正在为整支队伍补充着新鲜血液。“都是05后的孩子,有的不满20岁。”吴凤花介绍说,他们中有些也并非江浙人,教戏要从方言开始教。好在孩子们都很上进,经过两年的淬炼都已经能和老师们同台演出。

考虑到绍百文武兼备的特性,新一代演员中也有不少男小生,他们身形矫健能够成为舞台上的“武戏担当”。平日,吴凤花、陈飞、吴素英几乎是台上台下带着这些学生,有名家们“随行保驾”,台上能和老师们搭戏,幕后随时能够请教学习,孩子们的成长飞速。“尽管现在的教育体制不可能像以前科班一样,但平时不论是台上还是台下,学生和老师都几乎天天在一起,这种沉浸式的学习环境是很有利于学生成长的。”吴凤花透露,这次的《劈山救母》中,上海观众就能看到绍百第六代的风采。(新民晚报记者 朱渊)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