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场戏是讲何文秀和王兰英从家中私奔逃跑,拍摄时戏曲演员说跑的时候幅度不能太大,一定要用台步,因为越剧里的跑和走都是有标准动作的。可是我发现在逃亡这样一个特殊的情境中,用台步来完成根本表现不出那种紧追感,反而看起来有些奇怪,我坚持让演员线日)下午,越剧电影《何文秀》上海点映式结束后,年轻的导演单寅生在一场关于戏剧电影发展的研讨会上说。的确,当戏曲电影在不断把传统文化搬上银幕的时候,该“跑”还是该“走”,的确是个问题。

提起越剧《何文秀》,那是尹派艺术经典作品,拥有极广的戏迷群体,故事源于明传奇《何文秀玉钗记》,明嘉靖年间,“严党”专权残害礼部侍郎何忠一家,其子何文秀携妻王兰英连夜离家奔命途中,在海宁被恶霸张堂陷害。侥幸逃生三年后,何文秀金榜题名,沉冤昭雪。电影《何文秀》主演和出品人周丽萍说,2016年初,听尹小芳老师谈及太先生尹桂芳的遗憾,就是其病前留下的影视资料几乎没有,尤其没有将尹派的经典剧目《何文秀》通过影像流传下来,于是她就筹划通过电影形式将这出经典越剧留存于世。

越剧电影《何文秀》则不同以往传统戏曲电影,其保留经典唱段,实景拍摄,年轻人导与演,这部越剧电影在上海纽约大学试映时受到年轻人的热捧。单寅生说:“当时接到工作任务的时候,看了很多相关的戏曲电影学习,我个人非常喜欢侯孝贤导演的美学风格,所以我拍电影的时候,一直对标他的《海上花》。”

正如前面提到的,在拍摄期间,关于何文秀是该跑还是走,电影人和戏曲人产生了分歧。戏曲人说,这样拍会丢掉戏曲中最传统的东西,于是就把两种方式都拍了,剪辑时大家一起看哪种效果好就用哪种。“后来在剪辑时看还是真跑效果更好,更能体现影片中的情境和氛围所以有些观念一定要坚持。”单寅生说。周丽萍也表示:“类似的争执贯穿了整个拍摄期间,但回头细想,这样的艺术观念碰撞实属幸事。当然,我们也保留了许多戏曲表演的特征。《何文秀》中最经典的哭牌、算命等桥段,几乎都原样复刻了下来。”

事实上,除了《何文秀》之外,如今很多戏曲电影都在积极探索与银幕甚至和短视频之间的桥梁,“比如今年上半年深受年轻观众喜爱的广东粤剧电影《白蛇》,故事不太追求完整,只是要求节奏、美和想象;还有南京做的越剧电影《柳毅传书》,也用了现代化的手段走近年轻观众……戏曲电影面临着舞台的戏曲这样呈现的方式和现代技术相结合,可能有比较久远的生命力。”原上海越剧院院长李莉说。

小百花越剧院院长张灵也表示除了在电影的制作上面,还要尽可能把电影制作的花絮片段,包括演员各方面的简介,不同层次对其做推广和介绍,在微信平台或者抖音等等做强有力的推广,“在没有进电影院看电影之前,能够有这些内容的展示,这样也能吸引更多的年轻观众。”

刚刚拍完8K京剧电影《捉放曹》的导演滕俊杰表示:“必须尊重传统,但不是一点不越雷池的,二十一世纪的第3个十年开始了,一定要有今天的审美,创新应该创新,但是你不能荒腔走板,离经叛道,有些地方必须要创新,但是理解为要有节制的创新。中国电影一直在向前走,不管默片《定军山》还是3D电影、8K电影等等,我们还要继续努力!”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