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个人认为,要想唱好越剧,就必须要达到“字重腔轻”的境界。那么,“字重腔轻”指什么呢?其实就是我们常说的“字正腔圆”。其中,“字重”是指清晰有力地吐字,口音准确;“腔轻”则是指腔调的润滑和轻盈,达到圆润自然的效果。这是越剧演唱的基本功问题,很重要。 首先,要注意“字重”。语言是表达内容的主要手段,所以咬字不清楚会影响演唱质量。在舞台上,我的目标是让听众听得清楚,并且感受到我所表达的意思。所以在演唱时,要放松舌头、牙齿和喉咙,以便产生清晰自然的吐字效果。 其次,我们还要注意“腔轻”。在润腔方面,不要让腔调过重或过轻,要保持自然圆润的声音。也不能因为过度注重腔调而影响吐字,那样会让演唱变得生硬和不自然。 总的来说,“字重腔轻”对于越剧演唱至关重要,只有在这个基础上,才能让观众更好地理解我们所要传达的故事情节。我觉得,在演唱越剧时,和日常生活中说话是不同的。因为你面对的是几百上千人的观众,所以需要嗓音响亮,同时又要咬字清晰。那么,如何才能把字咬清楚呢?其实,字是通过嘴巴中的诸如牙齿、嘴唇、舌头等部位的活动来发音的。为了清晰地发音,每个字的各个部位都必须加强力度,用嘴巴“咬”住一个字,把每个字“喷”出来,也就是俗话中所说的“喷口”。相对而言,口型不够清晰、不用力的发音称作“宽口”。 在越剧演唱中,韵母由字头、字腹和字尾组成。为了实现更准确的发声,要清晰分开字头、字腹和字尾,以免在演唱中含糊不清。但是,也不能太过用力,需要在“实而不硬,柔而不糊”的基础上,运用自己的经验和感觉。姚水娟的“实”、王杏花的“快”、范瑞娟的“刚”、尹桂芳的“柔”,老一辈的艺术家们在此方面给我们留下了丰富的演唱经验。 我认为,在越剧演唱中,咬字清晰和发音准确非常重要。只有通过不断地技术训练和演唱实践,才能不断提高表演水平,向观众呈现更加真实、生动的艺术形象。作为一名越剧演员,我深知演唱越剧的特点。为了唱出“越味”,需要使用轻柔的唱腔,力求把韵腔唱得委婉清丽。唱腔在越剧中又叫“腔”,是一种特殊的唱法。外地人常常说越剧好听,但却难以发掘其中的“越味”。这是因为他们不会使用润腔和小腔。在越剧唱腔中,润腔是一种独特的艺术风格。如果只是单纯地根据曲谱唱歌,而不加以润腔处理,那么就会像喝白开水一样没有味道。另外,小腔也是越剧中的一种非常微妙的唱法,很难通过音符来记忆。要想唱好小腔,只有多听、多唱,不断磨练技巧。 有些戏友为了追求用腔而用腔,不顾自己的嗓音条件和演唱特色,盲目地学习不适应自己的流派,这是不可取的,因为这样会成为纯粹的形式主义。 除了以上提到的唱腔使用技巧,要想唱好越剧唱腔,还需要注意声音和气息的运用,以及演唱时感情的透彻表现。在唱腔中,胸腔、口腔和头腔是最重要的共鸣部位。其中,胸腔包括气管、支气管和肺部。口腔包括喉、咽和口部。头腔则包括鼻子、上颌窦、额窦和蝶窦等部位。因为音色的不同,不同的唱腔会使用不同的共鸣部位。了解这些是唱好越剧唱腔的基础。对于一名歌者来说,正确运用共鸣腔体是非常重要的。通常情况下,唱低音时要依赖胸腔共鸣来发挥最大的作用,唱中音时则需要使用口腔共鸣来达到更好的效果,而唱高音时,则需要使用头腔共鸣来掌控整首歌曲。如果我们能够正确且合理地运用这些不同的共鸣腔体,并且能够使它们相互协调,那么我就能够在演唱中获得圆润、悦耳、丰满、动听的歌声啦。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