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以为触不可及,不承想,何赛飞还线届中国电影金鸡奖在福建厦门揭晓。梁朝伟、何赛飞分别获得最佳男主角奖和最佳女主角奖。(据新华社2023年11月5日报道)

梁朝伟凭借电影《无名》中何先生一角获奖,这是他首次“擒”得“金鸡”。梁朝伟演技“封神”,是获奖大户,这次得奖并不意外。不久前在威尼斯国际电影节上,梁朝伟获颁终身成就金狮奖,我写过一篇人物述评《梁朝伟的威尼斯》(刊于2023年9月4日的日本华侨报网),予以褒扬。

这次何赛飞凭借在《追月》中饰演戚老师一角的出色表演而获奖。评委会给出的评语是:“何赛飞对角色性格和情感的揣摩丝丝入扣,成功演绎出戚老师对越剧文化的挚爱和痴迷,把举手投足间的名家风范、舞台上的璀璨夺目、面对孩子的愧疚拿捏得恰到好处,越剧表演艺术和电影表演艺术相映生辉。”

何赛飞未料能够获奖,上台发言难掩激动,真情流露,人性飞扬,特别实诚可爱接地气,她主要说了三层意思:

第一层是表达意外和幸福:“哎呀,我本来以为昨天晚上我们的那个提名表彰,我已经很幸福了,可是我没想到幸福还在今天晚上……我觉得我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不好意思我年纪那么大了还这样,止不住啊……几十年创作的艰辛,此时此刻真是烟消云散……”

第二层意思是表达对电影同行的尊重:“一起提名的姐妹们都特别优秀,金鸡只有一只嘛……我其实应该好好整理几句的……冷静一下,我相信你们能理解我这个样子啊,谢谢大家!这个奖其实属于大家,一起创作的、热爱电影、辛苦工作的同仁们。”

第三层意思是表达艰辛和决心:“我们这个职业很辛苦啊,有时候会伤身体,有时候会伤心,影响我们的健康,要折寿的,我老说这是‘生命折旧’(全场大笑)。真的真的,但不管怎么样,我还是想继续辛苦,继续受苦,我情愿少活几年,也想多创作一点角色奉献给大家,谢谢大家!”

何赛飞的真性情,也让广大网友感动了:“她‘语无伦次’也比准备好台词的发言好太多,太有观赏性和感染力了!”“有皱纹也掩饰不了骨子里的美,优雅、善良、直率,一颦一笑皆是韵味。爱老师很多年!”“何赛飞老师真的太可爱,她为了典礼还亲自设计了中式服装,衣服很漂亮,穿着自己设计的服装获奖很自豪吧!”……

1963年4月11日,何赛飞出生于海岛地区——浙江舟山市岱山县。她于1982年考入浙江岱山越剧团,1983年调入浙江小百花越剧团。1984年,因出演著名越剧《五女拜寿》而一举成名。1985年,从浙江艺术学校戏曲表演专业毕业,同年加入了中国戏剧家协会。

1986年,何赛飞参演著名导演谢铁骊执导的电影《红楼梦》,她饰演妙玉,这是她走上银幕的开始。由此,她开启了戏曲和电影的两栖之路。1991年,参演张艺谋执导的电影《大红灯笼高高挂》,在片中饰演梅珊一角,她的出色演出让更多的人知道她转型从影。1995年主演电影《天涯歌女》和李少红执导电影《红粉》,这一年她获得了中国电影表演艺术学会奖。

1996年,何赛飞主演陈凯歌执导的电影《风月》,饰演郁秀仪一角;同年,凭借《敌后武工队》获得第19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女配角奖。1999年,主演电视剧《情迷海上花》。2000年,主演电视剧《爱是阳光》。2001年,凭借在电视剧《大宅门》里饰演“杨九红”,获得中央电视台美菱杯“观众最喜爱的十佳女演员奖”。2002年,主演电视剧《孝庄秘史》。

2008年,在李安导演的电影《色戒》中,饰演萧太太一角。2018年9月29日,凭借《那些女人》获第十六届平壤国际电影节组委会最佳女主角奖。之后又主演了电视剧《山海蓝图》《甜蜜》《迷航昆仑墟》《人生之路》等。2023年5月26日,出演的电影《川流不“熄”》上映……

无论是早期作为越剧表演艺术家,还是之后主要从事影视剧的表演,何赛飞都可谓是“彩云追月”的劳模。

《追月》是2022年8月上映的电影,改编自著名小说家、浙江省作家协会主席艾伟的中篇小说《过往》。《过往》荣获第八届鲁迅文学奖,讲述了一位“另类母亲”的人生故事。

这位“另类母亲”,是越剧名角,年轻时以一曲《奔月》红遍全国,舞台上光彩夺目,生活中却与三个子女疏远。在儿女眼中,她的身上有一堆毛病——自私、说谎、逃避责任,可她一旦穿上了戏服,站在观众面前,她的光芒让这些毛病显得无足轻重。到了晚年,她身患重病,联络上久未联系的儿女,过往生命中的一幕幕重现,那些隐秘也逐渐露出水面……

《过往》是“情感和人性的胜利”,“不靠谱”的母亲同样有人性的光辉。而主人公戚老师是有原型的,源于作者一个朋友的母亲。

“这世界并非黑白分明,有时候很难分出对错”,对于立体的人物,电影的演绎需要演员的深厚功底,邀请越剧演员出身的何赛飞饰演这位复杂的另类母亲,是最佳选择,是不二选择。《追月》由北京电影学院教授乔梁执导。何赛飞说,一开始这个角色她是不敢演的,“乔梁导演一直一直鼓励我,我们有好几次通电线个小时的”。

何赛飞的深情表演,把女主的人性复杂性演绎得淋漓尽致,尤其是呈现了对传统艺术的深厚热爱,让整部电影变得更加情感丰沛,更富有温情,确实是“越剧表演艺术和电影表演艺术相映生辉”。

何赛飞向来是线月,在“中国梆子大会”的比赛中,作为评委的何赛飞,为来自山西吕梁的晋剧演员张军波的表演点评,真情流露,哽咽怒批行业现状,震动全网。

极具天赋的青年演员张军波,表演了一出《清风亭》,感人至深,属于当今晋剧的顶尖水平。这是真功夫,来不得半点虚假,也不是一天两天练就的,真可谓“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艺术家先要有感染力,让自己动情才能感染别人,这就是艺术。”张军波正是戏曲艺术传承和发扬的标杆。

然而,张军波个人“彩云追月”的从艺经历,非常坎坷。他被省剧团看中,来到省城太原,每月工资只有1500元人民币,一直都是个难以转正的“临时工”;妻子和3个孩子还留在老家,演戏之余他要跑网约车、送外卖补贴家用;他发着39℃高烧,还要上台坚持表演……张军波是一流的艺术家,却只有末流的待遇。

在点评时,何赛飞评委激动难抑:“这样的艺术家不保护,不给予基本生存,给谁?!你说为事业,为中国戏曲建设,哪有这么多高尚的想法,他就是爱好,他喜欢,他从骨子里喜欢……振兴戏曲真的不是喊的,他就是艺术家!”她哽咽着大声疾呼,真话实话喷薄而出:“你们口口声声梅花奖、文华奖,几百万几千万花那么多钱排一台戏,得了奖之后放在仓库里,老百姓也看不到,戏呢?钱呢?到哪里去了?”“戏呢?钱呢?”这简直就是“天问”。获得本届金鸡奖最佳故事片奖的是《封神第一部:朝歌风云》,借“封神”之名,我觉得,何赛飞有了这段话,作为评委完全可以“封神”。

政府对各种传统艺术的传承和发展有资金支持,这没什么不好,关键是钱能不能用在刀刃上,否则就是:“戏呢?钱呢?”“钱呢?戏呢?”

在当今体制下,其实这个问题几乎无解。平时的经费,主要用于养机关干部,无论是文联还是作协,一大批机关干部和工作人员,有编制,有职位,坐办公室……最终有多少经费能用在作家艺术家身上?

保护戏曲演员就是保护艺术,但张军波该怎么保护和扶持?似乎没人知道,因为体制机制把一切箍得死死的。

艺术的生命力,一靠自由创造,二靠自由市场。像美国压根儿就没有设立文化部门来管文化,文化行业照样成为支柱产业。但是,控制型的国家,擅长于“计划文化”,设立各种框框、各种等级,有的简直就是羞辱式的。文化立项要审批,节目制作要审查,人员编制要严管,职称评定要严控,不说“管得死死的”,那也得“死死地管”……

当然,也有不少网民对何赛飞、张军波以及戏曲艺术不以为然。看到一名网友这样评论:“戏曲没落是必然的,不符合时代审美和大众需求,为什么还要传承下去?放在博物馆里保存就好了!”

中国戏曲,源远流长,真是瑰宝,只是你现在还不知道。多少人年少不懂戏,面对瑰宝不识货,长大后才发现戏曲艺术真的好美好珍贵……

相信很多年之后,人们回想起何赛飞评委那“过往”的一席话,依然能够感受到她为艺术说人话、为进步说真话的铿锵。

在艾伟的小说《过往》中,有个细节写到一只眼睛混浊一只眼睛明亮,然后有几句对话,意味深长,引述如下: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