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尺调弦下哀婉情,起调拖腔意无穷。江南灵秀出莺唱,啼笑喜怒成隽永。”百年前,一声越音自嵊州的山水中孕育而出,从落地唱书到女子科班,从山歌民谣到悠悠清韵,越剧一路以蓬勃之姿,兼收之态浸润江浙大地,传向四方,开辟出一条近乎奇迹的道路,用软糯的吴侬软语镌刻下世界艺术史上的经典。然而在越剧的传承和发展问题上,却一直面临令人担忧的局面。《中国好声音》越剧特别季将越剧与综艺进行创意性组合,用综艺手段打造音乐文化发展环境,承担起了传承优秀戏曲文化的重任,促进了越剧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

作为一档音乐类综艺节目,《中国好声音》越剧特别季找到了音乐与文化、戏曲与综艺的融合点。郑云龙团队灵活运用了脱口秀、舞台剧、说唱等多种形式与戏腔结合,呈现全新跨界诙谐幽默的原创作品《非是我把你看不起》,逆转的曲风不仅与观众的共鸣碰撞出了反转的惊喜,更是将差异性地域文化、多元性音乐元素融入了音乐表达之中,拓宽了电视音乐类综艺的厚度和深度。茅威涛团队带来的作品《宙》大胆运用了赛博宇宙元素,让历史中不同时代的角色在精神世界汇聚一堂,苍凉的人物命运与虚幻的赛博宇宙碰撞,形成了独具“未来感”的越剧创作风格。青年演员以吉他作为伴奏器乐、以爵士舞作为伴舞舞种、以流行乐唱法演绎越剧等手段,推动并促进了新生代演员们创新越剧表现形式,为舞台带来了古典文化的现代艺术表现力。

任何文化只有“近人”才能“迷人”,只有更紧密地连接时代、连接群众,才能绽放更加迷人的光彩。越剧自诞生起就直面广大民众,并紧跟着时代与民众的审美而不断发展变化,增强时代性的同时又始终保留浓厚的民间性。《中国好声音》越剧特别季的舞台上不仅有专业的越剧演员,也汇聚了大量非专业的爱好者。东王村农民越剧团集体演唱的点红调《天官赐福》以及即兴演唱的“吟哦调”,深深震撼了在场的观众,也让人看到了百年越剧的万千变化。视障票友陈艳萍以茅威涛越剧经典代表作《陆游与唐琬》为蓝本,结合自己的追梦故事,深情呈现越剧情景秀《追光者》,为观众生动展现了越剧作为一门大众艺术的本质。

百年越剧本身就是一个精彩动人的故事,《中国好声音》越剧特别季的舞台上也为观众呈现了与越剧有关的精彩纷呈的故事。在浅吟低唱、水袖飞扬中,蕴含的是筑牢文化自信的精神力量,讲述的是自强不息的人民故事、不忘初心的越剧改革故事、跨艺术门类融合的故事、传统与时尚拥抱的故事……最后一期节目中,方亚芬分享了其恩师越剧泰斗袁雪芬写给《新民报晚刊》朱山先生的一封信,传达出老一辈越剧人的改革精神,以此勉励新一代的越剧人。一代又一代越剧人秉承着与时俱进、开拓进取的创新精神,以锐意革新的艺术实践,带来一场又一场传统之上极富新意的戏曲盛宴。新时代越剧人的青春登场,是赓续越剧传承的文化底色,是越剧升级跃迁的创新亮色、是越剧坚守内核的精神本色。

越剧是一种以中国古代爱情故事为题材的剧种,从抒情婉约的唱词、到虚实相融的舞台艺术形式,创造了一种中国古典文学的“写意”之美。《中国好声音》越剧特别季通过现代化的舞台技术,对传统戏曲的写意风格进行了升级,激活了越剧的视觉体系,给观众带来新奇的视觉体验。节目借助“爱情”这一国际通用语言,传递东方浪漫,让越剧的文化魅力跨越民族壁垒,让海外观众更好地了解中国和中国文化;借助越剧艺术的综艺化传播,为中国优秀艺术文化的对内对外传播作出了全新的探索。

经典综艺IP与传统文化有机相融是综艺节目与文化传播双赢的破局之道。一方面,可在满足节目市场化需求的同时,从文娱端口不断向多层次受众释放文化能量,成为“推进文化自信自强,铸就社会主义文化新辉煌”的新抓手、新入口,辐射出更为广泛的社会影响。越剧特别季继承了《中国好声音》这一音乐品牌ip的赛制结构,保留了《中国好声音》最具标识度的“转椅盲选”“导师抢人”机制,通过将流行音乐与传统文化有机结合的方式向多圈层、多年龄段的观众传播越剧文化,借助越剧在浙江及周边的深远影响力及其艺术形式相对接近流行音乐的特性,创新性推广越剧艺术的传承,增强了跨艺术门类融合力、传播力与影响力。

同时,新时代下传统文化的创新性发展还可反哺节目内容的创新创作,实现“双向奔赴”和“双方粉丝”的正能量与大流量的合流,经典综艺IP与传统文化之间形成良性的闭环逻辑与生态模式。浙江卫视始终在引领综艺节目拓展行业边界,越来越多的传统文化种类经过创造性转化与综艺节目相适配,产生“综艺IP+传统文化”的联动效应,综艺节目会放大自身的社会责任与媒介责任,更为自觉地去寻找与传统文化更广泛关联的融合路径,不断实现文化传播和影响力的升维。

自越剧诞生的那一天起,就以不断革新的姿态融入百姓的日常生活,在传唱和演绎中完成非遗的活态传承,延续着文化血脉。戏曲艺术博大精深,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富矿”,期待出现更多像《中国好声音》越剧特别季这样的节目,守护戏曲艺术悠久的历史和深厚的传统,传承灿若星辰的优秀戏曲作品。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