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戏曲历史悠久,雅俗共赏,具有浓郁的地域文化特色。 越剧是首批列入我国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的地方剧种之一。 今年是越剧诞生110周年。 本版特刊此文,以飨读者。

– 编辑

越剧没有深厚的底蕴,也没有悠久的历史,即使已经110岁了,在中国戏曲家族里也算不上老。 然而越剧却令人惊叹,不仅年轻帅气,还颇具传奇色彩。 从浙东嵊州农村的“德杜班”,到大都市上海,再到全国乃至海外,成为颇具影响力的地方剧种。 人们看到,越剧每向前迈出一大步,就变得越来越有凝聚力。 怀着求新求美的精神。

从“沿门唱书”到占领“半壁江山”

浙东四明山西麓,有一座始建于西汉的古城——嵊县。 有一种供农民自娱自乐的“歌书”。 它被认为是越剧发展的最早萌芽。

清朝咸丰年间,嵊县贫苦农民为了谋生,组织起来到外地卖唱。 这就是越剧早期的“挨家挨户唱”。 最早、最著名的艺术家是金其兵。 “沿门唱书”丰富发展后,出现了《珍珠楼》、《卖妈妈的故事》等一些说唱剧本。 艺人用毛竹制作“脚板”、“独鼓”作为伴奏,逐渐进入富贵人家的厅堂和茶馆、酒馆演唱,从而发展到“落地唱”的阶段。

“落地唱”时期最著名的艺术家是金志堂。 他对歌唱内容、唱腔、表演方法等多方面进行了改进,将原来的乞讨形式发展成为一种新颖的民间艺术风格。 编演了《双珠凤》《玉环》等一大批脍炙人口的新书,还创作了新唱曲《了哦叼》。

1906年春,李石泉、钱景松等江南歌手在临安市乐平乡外屋村演唱。 在当地农民的要求下,他们把借来的衣服放在几个米桶和门板搭成的“舞台”上。 他身穿长袍马褂,涂满胭脂花粉,表演了《十片头》、《逆风范宁茶》等一系列大戏,观众纷纷表示棒极了。 几乎与此同时,北方歌手向来兵、马朝水等人也化着妆在余杭陈家庄的舞台上表演了《珍珠塔》,深受农民的喜爱。 这两场演出后来被认为是越剧史上的重要“尝试”。

1906年清明节,李石泉等艺术家精心准备,安排伴奏,统一演出服装,在东王正式演出《十片头》、《逆风扇茶》、《双金花》等剧目。嵊县村。 演出获得巨大成功,宣告了戏剧流派的诞生。 为了与当时流行的“绍兴大班”相区别,他们给自己取名为“小歌文班”,简称“小歌班”。 它还有一个名字叫做“De Tuk Ben”,因为它的伴奏乐器会发出“De Tuk Du”的声音。

“小歌团”一路发展到大中城市,曾在绍兴、宁波、金华、杭州等地演出。 然而1917年4月和7月,“小歌团”两次打着“绍兴维新新戏”的旗号到上海演出,却因种种原因失败,回到了家乡。 他们借鉴了京剧、邵剧的艺术元素,在表演、音乐、服装、化妆等方面进行了改进,并将语言改成了易听易懂的盛贤官话。 这一变化在越剧发展史上具有深远的意义。

1920年,魏美陀、马朝水、王永春、白玉梅等一批优秀演员在上海升平阁舞台伴奏演出了《碧玉钗》、《梁山伯与祝英台》、《孟丽君》等剧目锣、鼓、弦乐器的演奏,引起轰动。 在沙滩上。 此次上海演出,不仅让越剧在上海成功站稳了脚跟,还组建了越剧历史上第一支专职乐队,并建成了越剧历史上第一个专门演出的剧场升平阁舞台。在表演越剧时。 “小歌班”后来被称为“绍兴文戏”,越剧的发展进入“绍兴文戏”时期。

1923年,升平阁戏台前端老板王金水看到少女表演的京剧时尚戏很受欢迎。 受此启发,他与说书大师金荣水一起回到家乡嵊县石家坳,招募十至十五岁的少女参加戏曲。 科学与艺术相结合,创办了越剧史上第一个女子班——石家澳女子班。 第二年,这群女孩打着“时尚小歌团”的旗号来到上海演出。 虽然因演技不成熟等原因失败回国,但女子班很快遍地开花。

艺术家们对女子越剧的音乐演唱和表演风格进行了改革,再加上年轻女子美貌的感染力,几年后,上海观众终于接受了女子越剧,同时也培养了一大批越剧明星。栽培的,如施银华、赵瑞华。 与涂杏花并称为早期越剧“三花”。 她们与姚水娟、筱丹桂并称为越剧“舞女五名”。

传奇的女子越剧“变法”

抗战爆发后,姚水娟聘请上海大公报记者范蠡创作越剧《花木兰》,宣传民族抗战。 她主演了其中。 观众的情绪被点燃了。 该剧连续演出27场,引起轰动。 新闻媒体盛赞《花木兰》是“一部催人奋进、催人奋进的时代伟大剧目”。 姚水娟之后,聘请文人编剧成为越剧界的潮流,涌现出范蠡、胡志非、文中、陶贤等著名编剧。 他们被称为越剧“四大金刚”编剧。

上海抗战时期,年仅二十岁的袁学芬举起了越剧改革的大旗。 她提出改掉旧习惯、演新剧目、聘请专职编导等想法。 她聘请了姚路丁、韩毅、南伟等一批新知识分子加入剧团,成立了戏剧部,并成立了第一个以编剧、导演、舞美设计为主的越剧创作中心,创建了以设计为主导的创作中心。上演《古庙伤魂》、《爱与天恨》等30余部新越剧,吸引了广大观众。

1946年5月6日晚,由袁雪芬主演、改编自鲁迅小说《祝福》的《祥林嫂》在上海星剧院上演。 鲁迅夫人许广平、田汉、黄佐临、费穆等一大批上海文化界知名人士前来观看。 有媒体评价“《祥林嫂》的改编,为越剧开辟了新的道路,赋予了它新的生命。因此,《祥林嫂》被誉为“新越剧的里程碑”。

1947年夏天,上海发生了两件与越剧有关的大事。 一是“十越剧姐妹”义演《山河》,对抗剧团老板的剥削。 人气明星袁雪芬、尹桂芳、徐玉兰、范瑞娟、付全香、朱水照、筱丹桂、张桂凤、吴小楼、徐天红齐聚大西洋西餐俱乐部签约,商讨建剧院计划并举办慈善演出。 演出轰动上海。 观看演出后,田汉感受到越剧演员的团结和觉醒,并写下《团结就是力量》一文。 另一件大事是,有“越剧皇后”之称的筱丹桂因长期受到戏霸张春帆的迫害,在演出《山河》后自杀。 这引发了越剧界非同寻常的哀悼。 筱丹桂抗议黑恶势力的举动震惊了黄浦江两岸。 越剧姐妹们第一次拿起法律武器,将张春帆告上法庭,迫使当局逮捕他。

随着越剧的创新和发展,上海、浙江、江苏、江西、福建、安徽等地的越剧表演团体层出不穷。 袁学芬、殷桂芳、范瑞娟、付全祥、徐玉兰、卢金华、齐亚贤等创立元学派、殷学派、范学派、傅学派、徐学派、鲁学派、齐学派等。新中国成立后,出现了王文娟的王派、张云霞的张派、卢瑞英的鲁派、金彩凤的金派、毕春芳的毕派、张桂凤的张派。 越剧艺术因流派的形成而不断发展,向更高的艺术水平迈进。

新中国越剧艺术的快速发展

新中国成立后,越剧艺术受到党和国家的高度重视。 越剧艺术家获得了较高的社会政治地位,越剧事业取得了更好的发展。

1949年9月,袁学芬作为特别代表赴北京出席第一届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 10月1日,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大典上,袁雪芬作为特别代表登上天安门城楼,亲耳聆听毛泽东主席向世界作出的庄严宣言。 抗美援朝战争期间,越剧演员参加慈善演出,向中国人民志愿军捐赠“越剧”战斗机; 上海玉兰越剧团赴朝鲜战场为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演出,在越剧史上写下了辉煌的一页。

1956年以来,创作了上海的《爱情侦探》、《红楼梦》,浙江的《孔雀东南飞》、《九品姑娘》等一批优秀的传统越剧剧目。 1959年献给国庆十周年的演出中,越剧展现了令人耳目一新的新面貌。

此后,文化部提出“现代剧、传统剧、新历史剧并举”的创作方针,新越剧作品不断涌现。 引人注目的是浙江越剧团创作的越剧《胭脂》。 周恩来总理看完这部剧后,热情称赞并说:“浙江又产生了一部可以与《十五关》相媲美的好剧目。” 最高人民法院院长谢觉哉观后题诗:“一念错一毫,错一毫千里。《胭脂》是一部战胜时代的戏剧。神针,启发纠正错误,观者欣喜。”

1950年春,浙江省文工团越剧团实行男女合演,排演了《王秀鸾》等现代越剧剧目,开创了中国越剧男女合演的先河。 男女合演越剧贴近现代生活,丰富了越剧舞台,创造了越剧曲调的“男调”。 这是越剧音乐的一个重要发展。

越剧在全国传播的同时,也在世界各地传播。 范瑞娟、付全祥主演的《梁山伯与祝英台》被拍成彩色戏曲电影。 1954年,周恩来总理率中国政府代表团出席瑞士日内瓦会议时,播出了《梁山伯与祝英台》。 这段美丽动人的梁祝爱情故事深深打动了世界各地观众的心。 电影大师卓别林看完电影后感动落泪。 在看望周总理时,他对在场的范瑞娟表示由衷的钦佩。

1983年,一封来自香港的“来港演出邀请函”,开启了越剧历史的新纪元。 浙江从全省3400余名演员和学生中选拔了40名优秀青年演员,集中到浙江艺术学校“越剧小白花培训班”在短短几个月内进行集中训练。 最终选出28名演员。 优秀学生组成浙江越剧小百花团赴港演出。 当青年才俊们在舞台上演绎《五女儿祝寿》、《汉宫怨》等精彩话剧时,香港观众惊呼:“演员漂亮、剧本漂亮、导演漂亮、音乐漂亮、布景漂亮、服装漂亮”。等等。不漂亮!”

1984年,正式定名的浙江小百花越剧团应邀来京演出。 越剧“五朵金花”毛伟涛、何英、董克弟、何赛飞、方学文和浙江越剧肖白花的名字一起流传。 邓颖超十分关心和喜爱小白花,为小白花题词:“奋发有为,后来居上,不骄不躁,方能进步”。 浙江小百花越剧团的名号通过《五女拜寿》、《红丝错》等戏曲电影迅速传开。 全国各地,湖州、绍兴、宁波、舟山、杭州、平阳等地各具特色的小白花越剧团也纷纷开门营业,呈现出“小白花越剧盛世”。

1994年9月至10月,在浙江举办“1994年9月中国小百花越剧节”。 几代越剧演员齐聚一堂,盛况空前。 戏剧评论家刘厚生在《开创越剧新黄金时代》中说:“越剧节以小白花命名……真正的含义应该是小白花这个词代表了新一代,展示了越剧的未来,并预示着越剧的新春天,小白花不仅是浙江的,也是各地越剧界的;不仅是越剧的,也是各类剧种的,是一个具有普遍意义的标志和象征。戏曲是我们祖国的优秀作品,在传统文化中,越剧是最重要的戏曲剧种之一,她曾经有过自己的黄金时代,她应该创造一个新的黄金时代。 (作者单位:浙江艺术职业学院)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