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的故事线年代发生。电影版《舞台姐妹》邢月红的扮演者曹银娣和《莺燕桃李》夏燕的扮演者陈书君同是1939年出生的越剧演员,也是新中国培养的第一代越剧演员,没有她们在十年代的一定意义上的“让台”和代师传艺,以舞台版《舞台姐妹》两位主演为代表的越剧“黄金一代”便不会在1980年代就迎来表演机会和奖项上的井喷。曹银娣在回忆中表示,如果没被特殊时期打断艺术生命,她很可能走上电影表演的道路。而白桃的扮演者何晴,正是浙昆“秀”字辈的学员,电影里她错失了参演电影的机会,生活中则真正转型为影视演员。这种戏里戏外人生道路的两歧,也是时代审美翻滚的余波。

值得一提的是《莺燕桃李》的传承主要围绕在《白蛇传》一剧上。和《梁祝》一样,《白蛇传》也是一个有大量场景发生在杭州、发生在西湖边的故事。片中有不少西湖边练功的外景,那是真正的“柳浪闻莺”。

如果说时装剧降低了在艺术还原上的难度,而天翻地覆后的年代剧又因为膈膜而被赋予了一定的表现空间,当下小成本电影去描摹1990年代的生活确实有一定的难度。难度来自于不少观众确实经历过这个时代,因而拥有了吹毛求疵的发言权。这也是号称“正午施工队”还原的《乔家的儿女》在年代细节上被批失焦的原因。但《柳浪闻莺》对越剧演员和越剧演出的复刻难度并没有那么大,因为早已有大量的舞台实录和电视专题片告诉我们,九十年代初越剧唱腔和化妆的审美也不是和今日舞台上一样“雌雄不辨”,越剧演员的普通话也没那么标准,甚至被勒令不准讲普通话。电影《舞台姐妹》的另一位主演谢芳曾表示,虽然自己会唱几句《祥林嫂》,但功力不够,所以片中开口都是代唱,不知道《柳浪闻莺》的主创哪儿来的信心,让演员台下练功时直接开口,不用代唱。

没有表现好越剧之美,又如何企及越剧女小生作为女性心中完美男性代餐的真谛?越剧自兴盛起念兹在兹的性别探索,又岂是《柳浪闻莺》中把茅威涛1994年《蓦然又回首》专场演出中现场裹胸“女变男”搬上银幕那么简单?

敦煌石窟始建于前秦宣昭帝苻坚时期,后历经北朝、隋朝、唐朝、五代十国、西夏、元朝兴建,形成巨大的规模,有壁画4.5万平方米。敦煌壁画中保存了许多与体育竞技活动相关的珍贵画面,反映了早至公元四世纪后期,晚至十三世纪中期的体育史料,广及摔跤、举重、游泳、操舟、剑术、射箭、武术、马术以及围棋等运动形式,并且以“体育竞赛”的样态呈现在人们面前。这些盛行于中国古代的体育项目,是东方艺术宝库敦煌壁画中重要的表现内容。

作为北宋著名诗人、文学家、书法家、画家、治水小能手、旅游达人、美食博主……苏轼的仕途却可谓潦倒,守孝回京不久就得罪,自请出京任职,在地方上这里遇蝗灾,那里遇洪灾,苦不堪言;本以为可以做出政绩回京升职,却因一篇文章被贬入狱……尽管如此,他在世事艰难中依旧将日子过得充实,为百姓疏湖筑堤,自创美食,留下“一蓑烟雨任平生”的豁达诗句,世人皆称他为“苏东坡”“坡仙”。这不禁让人疑惑,遇到事儿的苏轼怎么不干脆摆烂退休归隐山林呢?

中国古代兵器种类众多,但如果非要从中挑选一种最厉害的,恐怕非弓箭莫属,正所谓“大将军不怕千军,就怕寸铁”。所谓“寸铁”,指的就是弓箭的箭头,学名叫“箭镞”。在军事之外,人们还习惯用弓箭象征阴谋诡计或其他难以预料的事情,如“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因为箭射出的速度太快了,且在一定距离内难以感受到它的存在,等人感受到,基本上为时已晚。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