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住文定路的刘阿婆,每天都要经过光启公园,去零陵路的光启小学接孙女。虽然晓得这一带出名是因为一个了不起的叫徐光启的人物,刘阿婆却从未深入了解过他的故事。昨晚,越剧《海上光启》在上海群艺馆试演,作品通过“治蝗虫”“译洋书”“种红薯”“修历法”等故事还原了“中西文化交流第一人”徐光启。听着熟悉的“绍兴戏”,刘阿婆也终于读懂“原来徐光启就是最早学习国外先进技术来帮老百姓的人”。

越剧《海上光启》是上海如意越剧团推出的首部原创大戏,在去年创排的越剧小戏《初心如一》基础上“扩容”而成。

之所以坚定地要把徐光启的故事搬上舞台,如意越剧团团长童丽君说:“是因为一份作为上海人的‘责任感’。”她回忆,中学时代就在课本上知道了徐光启这个名字,但如果不是排演《初心如一》,对于徐光启,她始终只有一个模糊的印象,“作为上海的先贤,他不应该被遗忘。”徐光启的扮演者沈歆雯也说:“在徐光启先生身上能看到上海这座城市海派文化与江南文化的融汇贯通。”

对于徐光启的抒写,也是对于上海城市精神和城市品跟的追溯和致敬。童丽君直言:“如意越剧团虽然是一个小小的民营剧团,但也是一个上海的、徐汇的剧团,这份责任,义不容辞。”

用越剧来展现徐光启的故事并不容易,作为中国第一位引进西方技术的科学家,徐光启的一生跌宕起伏,无论是修订《崇祯历书》,还是翻译《几何原本》,背后都涉及到宏大的历史、、科技背景,而这些都要浓缩在短短两小时的演出中。

为保证观赏性,作品采用了“轻喜剧”风格,四场戏中,前三场走诙谐幽默的路子,为最后的悲剧结尾做铺垫。虽然徐光启的性格乐观开朗,但他的一生却带着悲壮色彩。他所处的时代决定了他的开拓、创新不能为环境所容,最终不可避免地成为先行于时代的殉道者。

每每演到第四场,包括沈歆雯、笪雪莹在内的主演都要竭力控制情绪:“大家都很怕演这一幕,因为实在是太压抑、太心痛了,每次排都哭得稀里哗啦。”

越剧《海上光启》由上海市徐汇区文化和旅游局、上海越剧艺术传习所(上海越剧院)指导,上海如意越剧团等单位联合出品。事实上,《海上光启》的创排离不开上海越剧院的助力,该剧导演吴佳斯、主演沈歆雯都是来自上海越剧院的优秀青年编导和演员,舞美团队也来自上越班底。

以国有院团的力量,帮扶民营剧团快速成长,助力剧种整体向前是戏曲在当代应有的发展模式。上海上世纪最顶峰的时候有100多个越剧团,上世纪50年代仅从上海支援全国各地的越剧团就有26个,其中就包括了大名鼎鼎尹桂芳的芳华越剧团。这些院团的存在是越剧成为全国大剧种,引领戏曲现代化发展的重要基础。诚如上越院长梁弘钧所说:“今天越剧的传播、传承,需要整个剧种各大院团齐心协力。民营越剧团多了,越剧的生态才会更好,市场才会扩容;民营院团水平高了,才能更好地促进国有院团更高水准的发展。这是相辅相成的。”

据悉,作为纪念徐光启诞辰460周年的重要活动之一,昨晚试演后,《海上光启》还将进一步打磨提高,争取在4月与观众再次见面。(新民晚报记者 朱渊 赵玥)‍‍

作者 admin